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一粥暖乡愁  

2016-04-15 08:56: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粥暖乡愁

 

发表 新青年 2016第4期

朱宜尧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在金城兰州读铁路中专。那时我们乘坐的还是绿皮车,到了北京换乘,才能坐上空调特快69次或44次开往兰州。列车要穿行在沙漠的边缘,我们经常是望着窗外,惊呼沙漠的一望辽阔。

在这寂寞的3000多公里的路程里,需要在北京住宿,签票,经常是后半夜,天没亮就去排队,签不上,只好硬着头皮上车。车厢的过道,行李架,硬座下面,两座间的空档,到处是人。我们也经常睡在硬座的下面。

特别是冬天,人满为患。很多同学宁愿在兰州打工,也不愿意挤火车。那一年,我和我上铺的兄弟就在兰州度过了一生难忘的春节,也品味到了一碗糊糊粥,暖暖入乡愁的难忘。

我们是在年三十的晚上喝的酒,用装牙刷的塑料桶盛的白酒,满满一小桶。整个宿舍楼,都是黑黑的,静静的,让人发毛。我们兄弟二人就在宿舍里,没点灯,喝着酒,你一言,我一语,来来回回,说酒事,聊着各自家乡的新年。起初还豪言壮语,没过多久,酒上了劲儿,看着挂在墙上的钟表,滴嗒的指针一秒一秒地走向新年,广播里的新年祝福纷至沓来,那种思乡的痛楚顿时涌上心头,泪水不为所控,极其汹涌。

酒,喝干了,人,睡着了。直到初二的早上,才醒来,已饥肠辘辘。

我们找遍了金城的大街小巷,总算有一家在我们目光的乞求下,坐了下来。老乡上来一碗他们自家喝的玉米糊糊粥,金黄色的,稠稀适中,顿时,空中弥漫着粥的缕缕香气。我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千里之外的金城能喝到和母亲熬制的一样的玉米糊糊粥。我静坐在那里,思绪沿着透明与幽深的脉络,安然地游走。目光不移,却似探寻着生命里久远而幸福的时光。耳边传来喝粥发出的呼呼的声响。他一直问我,为什么不吃。我只喝一口,泪,便掉了下来。滴在粥里,落成一个泪窝窝。我怕他们看见,端着碗不放,好遮挡住他们的目光。

叫老乡,还真是老乡,一唠嗑,才知道这家铺子是吉林人开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特近密。家乡话,家乡食,家乡情,让我在异乡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心与踏实。

一连几天,我们就吃在那里。一碗玉米糊糊粥成了化解乡愁的最好食材,暖暖的香粥,入口,入心。

我想起了母亲熬制的玉米糊糊粥。只烧一锅水,把玉米面儿用凉水浸开,等锅水泛起白泡,再一股脑儿地下锅,不停地搅动,直至黏稠。刚下锅时玉米面还有些泛白,随着你的搅拌,渐渐地变得金黄,香气和水气混合着蒸腾出来,溢满整个土屋。

母亲的玉米粥最清醇,清醇得只有一种食材,喝过一次,多少年铭记不忘;母亲的玉米粥最舍得,每次都要熬制大半个铁锅,让我们几个儿女在那个捉襟见肘的年代喝个够。母亲的玉米粥,有着浓浓亲情,藏着深深的爱意。每次在外面,或外地,只要看见玉米粥,就会想起母亲,想起母亲亲手熬制的玉米粥,一种暖意顿时涌上心头,久久不忘。尤其是在这样异常寒冷的冬季,喝上一碗,暖心,壮志,自信满满。

二十年过去了,那碗粥,已成了久远的记忆。就在昨天,母亲从家乡捎来了新磨的玉米面儿,打开一看,金黄的玉米面,闪闪如玉。

又吃上了母亲熬制的玉米糊糊粥了。边吃,边听母亲说着家乡的事……脑海里浮现家乡的街道,那方亲人,那片水土……

现在,玉米粥远比那些大鱼大肉更受人青眯,不仅是因为它已成为人们日渐追逐的绿色食品,更因为那碗粥里有着浓浓的亲情,和永远也抹不掉的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