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又是一年大雪时  

2016-01-22 21:38: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年大雪时

 发表于《三江晚报》、《兰州铁道》报

朱宜尧

 

 

又到了“大雪”的节气了。

这几天,父亲的话少了很多。有时候,一个人深馅在沙发里,发呆。父亲年岁已高,我怕他吃不消,便说,要不你打个电话吧。父亲转过神来,看了看我,站了起来,点点头。我对照着号码,慢慢地,甚至小心翼翼地拨通了山东菏泽的号码。我转身离去的一刻,看见父亲的眼里湿湿的。

那年是父亲退休的第二年,已是工作花甲之年的父亲突然对我说,他想去一趟山东菏泽。父亲老了,行动有所不便。我问父亲,为什么要去菏泽,而不去安徽老家。父亲不说,又执意要去。没办法,我担心他一个人出行,便请了年休假,陪父亲一起去一趟菏泽。

火车上,我不只一次问父亲,父亲阴沉着脸,不高兴的样子,父亲最终囿不过我,还是说出了实情。

父亲说,那已经是四十几年的事了,很多的细节都忘记了,但又有很多东西记他刻骨铭心起来。当时父亲在农村住,隔壁的一家也有和父亲一般大的孩子,那家条件相对好些,想让他去城里的小学念,可一个人又没有伴儿,央求父亲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爷爷,也想让父亲一起去城里念书,爷爷当然同意了。那家把接送孩子的任务全部承担了下来,时间一长,爷爷过意不去,也隔三差五地接一接。

父亲和他在一个班,每个星期或每两个星期回来一次,确切地说,要在星期六的下午回家。路上要穿过小城的一道街,然后再经过一道宽宽的河道。当然,夏天,要想回家,必须绕过河很远很远,只有冬天,抄近路,走冰面。然后又经过两个村子,第三个村子才是父亲所住的村子。尤其是冬天,天黑的早,走冰面,两个人也有个伴儿。

父亲记得那天是大雪的节气,下了学,赶紧往家赶。想着家里肯定做了些好吃的,至少也有他父亲烧的土豆。因为每次回家,我的父亲一般先不回家,要到他家转一转,因为父亲诱不过烧土豆,喷香喷香的。

土豆是放在炉膛下面的炉灰中烧的,天黑的时候,就放到炉膛下面,等他父亲迎着他们,接到他们返回家时,土豆烧得刚刚好,软软的,去了外面灰灰的皮,里面金黄的。有时候,他家吃“汤子”。就是用包米面擀的,清水煮些时候,再放些卤,很香的。因为父亲很少吃到这样的饭,至今,让他记忆特别犹新。吃了烧土豆,或是汤子,一家人才让父亲回家。

那天下大雪,冰面覆盖了一层雪,远远地看见了他的父亲。当时,他父亲喊了我们一声,我们循声跑去,突然,我们俩好像一齐掉到了冰窟窿里。后来得知,那个冰窟窿很大,是当天下网打鱼时窜的冰窟窿。冰窟窿没冻实,因为下了一层雪,也就没看见。

冰水刺骨的寒,我们拼命地喊救命,他父亲听见我们的声音,飞快地跑过来,跳下了水,将我们一个个托举到冰面上。而后,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父亲一点一点被冰水面淹没,因为他父亲根本就不会水。

我们的头发冻成了冰,我们的棉衣裹着厚厚的冰壳。我们害怕,跑进邻村,喊叫了很多人,但无济于事。

后来听大人们讲,他的父亲是第四天在冰面下面看到的。打捞上来已经没了模样。

父亲说,那段时间,他很伤心,也包括我。父亲一再强调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父亲一点一点地被水淹没。这让父亲内疚了一辈子,也伤心了一辈子。那时,父亲经常看见他,在作业本上不停地划着什么,直至将作业本划烂,想必,失去了父亲的他更是悲痛欲绝,心如刀绞。

后来,他和他和母亲搬回了娘家,山东的渮泽。早年通过几次信,最终还是断了消息。

我看见父亲流着泪,目光远远地定格在一处。任两行清泪滚落,也不去抻手拭去。如今过去了四十多年,父亲的心,依然沉重,无法忘怀,在父亲的心里,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看一看恩人的一家人,了却一辈子的心病。

我们到了渮泽,按照当年留下的地址,并没有找到。因为很多马路,很多楼房都已经拆迁,可父亲执意要找,直到找到为止。我们求助了当地的派出所,一一查遍了所叫有重名的人,终于在第七天的中午,找到了当年的那家人。

几天的相处,老哥俩不知流了多少泪,可我又不忍打扰他们的谈话。父亲问他,是什么时候才忘记父亲的。他说他无意在电视里看到的一句话,那是天堂常说的一句,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你去流泪,真正值得你流泪的人并不希望看到你哭。他说,他的父亲不希望他这样,希望他更坚强。在一旁偷听的我,转身离开,但还是没忍不住,泪水流了下来。

几天后,我们又坐上了回乡的列车,没让他的家人送,老人家腿脚不好。

站台上,我突然看到了火急火了的老人的女儿,说什么要塞给我们一万块钱。后来得知,是父亲走的时候,在老人家的枕头底下留下的一万元钱,老人发现后,让他的女儿务必来趟火车站,说什么也要还给父亲。

如今,又到大雪的节气了,又是下了一场大雪。那年,那天,是父亲心里永远的痛。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