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父亲的“刁难”  

2013-07-30 08:06: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的“刁难”

朱宜尧

 

初三那年,很多同学都回家务农了。我们原来十个班,只剩下三个班的人数了,学校不得不把我们班解散。我被分到了别的班,似乎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我们的神经似乎敏感了许多。厌倦了学习,整天在学校的大墙外和原班的几个同学抽烟、闲聊,也没考虑我们的未来。

所以中考的时候,我没有考上高中。

回到家,父亲说,不好好念书,跟我种地吧。听到父亲的话,倔强的我很不服气,你能干我也能干,干什么活还不是一样养活自己呢。父亲给了我一把锄头,那时正是白菜锄草的季节,天刚刚亮,父亲便叫醒我,跟在他的后面一路来到菜地。我铲一根垄,父亲铲两根垄。父亲说,他中学没毕业,就下来给生产队放猪。两年后,和大人们一样挣工分。并且父亲还说,看我铲地能不能跟上他。我听出来了,父亲的言外之意他出苦力比我早,作为父亲的他已经够“善待”我了,话语间带有嘲讽的意味。

我想,我铲一根垄怎么会跟不上父亲呢。刚一开始,我挺有劲头,可不到半根垄,我的腰开始酸疼起来,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怎么变换着姿势酸疼依然未减。很快,父亲和我拉大了距离。看到这样的情形,他“安慰”我说,慢点铲,你还小,慢慢会习惯的。听到这样的话,我没有丝毫的平静,想着一定要赶上父亲,看他还有什么话可说。可任我怎么铲,距离却越拉越大。

太阳上来了,火辣辣地散着毒热。我的脖子,像被烤焦了一样,我把领子竖起来也不济于是。我把气撒在了白菜苗上,一锄铲下三颗苗,心理稍微好受了些,但多少有些后悔。

一连几天,都不和父亲说上一句话,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后来的事情,我终于垮掉了。

秋收了,家里有半晌地黄豆要割。一大早便和父亲来到地前,父亲说,你割四根垄,我割八根垄。说完父亲一溜烟地割开了,父亲甩开了膀子,像撒了欢儿,根本没顾及我的存在。一会儿功夫甩下我大半截地。为了赶上父亲,不落下什么话柄,我也使尽全身的力气。时间一长,体力渐渐不支,酸胀的手臂和身子有些不听使唤了,一不小心,镰刀飞快地从脚尖划过,凉凉的,隐隐地一丝疼痛。血阴湿了脚尖,渗到了鞋外面,气极败坏的我,狠狠地用手抓一把泥土,垀在了出血处……

这一天终于坚持了下来,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回了家。连饭都没吃,一觉睡到了天亮。

父亲叫我起床的时候,我发现腰、腿、胳膊、手腕、手掌肿胀得要命,握不紧拳头。尤其是左手手掌,仔细一看,全是密密麻麻的黑点,竟然是豆夹的刺儿扎入了手中,又痛又痒。我完全崩溃了,可我还是硬撑着去了地里,而割地的速度明显不如昨天,减慢了许多。

豆秧割到一半时候,我的眼前一片空地,是刚刚被人割的,原来我的两根垄已经被父亲“顺道”割了。我的心暖暖的,看着父亲,依然不知疲倦地挥舞着镰刀,一片片豆秧瞬间倒下,我的心终于软了下来……

那天早上,父亲没有叫醒我。吃饭的时候,我跟父亲说,我想读书。此时开学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通过努力,我考上了铁路学校,分配到了城里。如今我有着稳定的工作和很好的收入,为这,我真应该感谢父亲。可那时对于父亲的“刁难”却是耿耿于怀,现在想来,愧疚至极。已经工作十余年,已经为人父的我,终于体察到了一位父亲的责任,那更是一种善意的磨砺。每每想来,那段日子像一盏明灯,照亮我前行的路,温暖着我,激励着我,鞭策着我,让我刻骨铭心,永不怠倦。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