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温暖  

2013-12-15 10:07: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暖

朱宜尧

 

笔会上,意外地遇见了××杂志社的主编。

很多学员都兴高采烈,能得到主编的真传,即便是认认真真地听上一堂生动而有趣的写作课,也是人生的一种记忆与收获。

然后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意外,因为几次笔会都会有不同的杂志社主编来讲课。

笔会应该是很成功,在震耳欲聋的掌声中已经体会得到。

我有些心不在焉,百无聊赖地翻阅着杂志,竟然没有一丝的兴奋。

一切都很程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天都没什么创新。

夜里睡不着,想着应该去主编老师那里,多学习学习。对于一个写作的人,这样的时间还不算晚。不应该“打扰”。

楼道很静,我轻轻的走,甚至有些蹑手蹑脚。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302302房就住着杂志社的主编。

我轻轻地,像手机震动发出的声响,害怕敲门声打扰了主编。

刚刚三下,门开了,主编把我迎进了屋来。我和主编说明了来意,怎样投稿,怎样写作。主编很热情。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好像学会了“逢场作戏”,很感激,甚至有些泪水在眼里。想着主编没架子,是那样的平易近人。

但,这种感觉,我想保留得更久一些,可没有到自己的房间,便荡然无存了。也许,像这样的经历,我已经感受多次了,记不清这是第几次。

以往,笔会结束后,趁着那股写作的劲头还没冷却,便主动联系主编,可怎么也联系不上,经常是打错手机,或是QQ加不上,即便是加上了,主编们也总不在上线,一个个忙得不可开交。

笔会结束了,我并没有什么奢望。

我想我还会一如继往地写我所热爱的小说。哪怕不发表,但我依然后坚持下去,这和打麻将一样,我只不过爱好写作而已,听起来好听而已。没什么大的区别。

大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已经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时间了,可能是半年。

主编突然打电话过来,你小子,怎么不联系我?我想了老半天,原来是上次笔会时遇到的主编。我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我以为,这跟上几次没什么两样,想着主编一定很忙,可没承想,说话真就当真了。

我把自认为写的不错的稿子邮了过去。

主编告诉我,看是看,可不一定发,稿子不好,坚决不发。这,我已经是非常感激了。

一天,两天,大约忘记了。我都有些忘记了。我想主编也就是应付一下,还真能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所写的稿子吗?那些大家的,还发不过来呢,哪还有闲心发我这破稿子。再说了编辑也有自己的喜好。

那天,我正在办公室里酝酿一个稿子,电话响了,我一看真就是他打来的。我一着急,手也跟着捣乱,竟然按错了键子,把电话给挂了。我赶紧把电话打过去,可一直占线。我一直打,一直打,直到打通为止,电话那端传来,你小子还大发了,敢挂我电话!我一听,懵了,急忙辩解。主编不容你说话,别描了!越描越黑。然后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我这才放了心。他说,去看邮箱吧,里面有留言。

我迫不急待地打开邮箱,他的留言令我惊呆了,足足有三五百字,从题目,到文字,又到标点,还批评我文章中有一些不应该出现的字眼儿,都一一阐明了,还说这样会带来负面的影响。末了,才说了一句让我没白辛苦的话,文章的结构还是不错的,不用大的变化。

我有些呆,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他的文字,字字入心,感激之泪就在眼圈里转。我想,我多次遭遇过的打击被他瞬间温暖了我的心。我怎样感谢呢。

后来,有了戏剧性的变化,我在他的激励下,写了很多东西,发表在各大报纸和杂志上,我们成了很要好的忘年之交。我问他,当年为什么会这样不遗余力发帮助我?他笑了笑,说,你就是三十年前的我。

泪还是没忍住,掉了下来,掉在地上,像是重重地砸在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