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青春的忧伤  

2013-12-11 12:17: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的忧伤

 

朱宜尧

 

头几年,我开药店。一个小女孩,一身的淡粉装,白肤色,一头马尾。一副青春可人的模样。进了我的药店,问什么什么有没有?我真是没听清楚。便反问了一句:什么?那个小女孩又重复了一遍,说,内置式处女膜有没有?我很惊讶!也许是我少见多怪。我在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我又问了一遍。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回答我。那时候,药店只有我和我的妻子,我们互相看了看,异口同声地说,没有。

这件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后来接踵而来的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

每到夏季快到高中体检的时候,也就是高考临近,很多小女孩,来药店买打胎药。在她们青春稚嫩的脸上,我看不到一丝的忧伤。她们把青春当成一种享乐的成本,肆意地挥霍着。她们未曾想到,不懂爱情说爱情,会给她们的未来,带来怎样的忧伤与痛楚。

我想起了我的青春。

我们一起在兰州念一所铁路中专。也许是我不太适应兰州的天气,经常性地流鼻血,还有嗓子一直不算太好,加上那太过干燥,每年都要得上一两次较为严重的感冒。

我的同学中有个女生,在我感冒的时候,为我熬些梨汤,送到我的寝室。那是我第一次有女孩关心我,也是近距离地接触她,便产生了好感。我们很有话题,聊到了写字。她的父亲很爱写毛笔字,我也略知一点,但我还是更爱写钢笔字。还有,她的家乡,离我的家乡并不算远,让两个在外求学的异性,青春有了知己。

我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反映,胃也时不时地作痛。她给我买来了胃药,一种叫做胃U的药,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还有我们一起逛街,说是给她的一个表弟买双皮鞋。说我的脚和她表弟的差不多大小,当然,我欣然同往。大约有一小天的时间,终于买到了在她眼里较为满意的一双皮鞋。回到学校,刚一走到大门口,她突然把那双鞋塞给了我,头也不回地跑了。那时候,学校“严打”,在校期间,不允许处对象。我们都是偷偷地,一前一后地出入学校大门。那次我愣愣地站在那里。

那是我的第二双皮鞋,我怎能忘记!

那时,她家的条件相对要殷实些。

我家是农民,只是考学把我们分到了一起。我们有缘感受这份美好的青春。

我想那时,我们还没牵过手。还不敢在校园里肩并肩地行走。

那年寒假,她把她的白色的有些咋眼的羽绒服送给了我穿……

我不知道那时候我是怎么想的,我们还是没能成为幸福的一家。也不知道,那一段青春给她带来怎样的痛楚。她说,那一年她在眼泪中长大的。我没有理由“甩”她。她用了一个“甩”字,让我的心着实有些伤痛。

听同学说,她寝室的一个女生给她出了一个主意。在喜欢她的男生中,来抓阄选择。还听说,现在,她过得并不幸福。是因为我,才有了下面戏剧性的婚姻。

青春是美好的,是难忘记的,回忆起来不应该是一种忧伤。青春是生机盎然的田园,是清泉淙淙的溪流,是清旷舒雅的蓝天,而不应该是寂寞萧索的背影和疏淡错落的眼泪。

我们终将面对现实,面对逝去的青春,才知道青春的可贵。在青春里上演的那些擦肩而过或相守一生的人,我们更应该珍惜,而不是伤害。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