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散着药香的绿皮车  

2012-10-23 12:08: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着药香的绿皮车

 

/朱宜尧

秋,微凉。

很多树叶还未经受风霜之寒便过早地掉落在地上,风卷着嫩黄的叶片,在地面上忽起忽落。我独坐绿皮车厢里,窗外,深深浅浅金黄不一的世界,突然,想起了童年,想起了童年的绿皮车。

小时候,我经常乘坐绿皮车往返于家和药铺间。

村子离镇上大约十里路,父亲只带我去过一次,我就能顺利地找到那个只有一间房屋的火车站。

我很害怕,几次半路大哭,可想到父亲不在,爷爷又倒病床上,我还是战战兢兢又不得不去抓药。

我不敢和大人们说话,父亲走的时候说过。有时候他们问及我的家事,我只是摇头或是点头,故意把正确的以摇头示答,又把他们猜想的或是错误的事情以点头示意。只是因为害怕。

绿皮车很旧,很破,走走停停。座椅是那种条状的木条或是竹条,车厢两侧的玻璃又能随便开启,有些玻璃早已破损。我躲在这样的窗口下,或是在那个老人的“庇护”下乘车。说是“庇护”,只不过和老人很近而已,但很少说话。老人能背出这条线路上的四百多个站名。他就坐在车厢一端的门口的台阶上,那时的车厢的门也不关,火车运行的速度很慢。

老人慈眉善目,经常听见机械的背诵声。因为没人敢坐在门口,或是没有人愿意挨着他,他身上散着难闻的气味,就如我,身上散着中草药的味道。

以前我不知道我身上有着中草药的味道,只是一上火车,那些鼻子们就嗅到了,两名列车员还因此打了赌,输了的那位耿耿于怀,见了就是横眉瞪眼,一脸的凶相,丢下一句,你一上车可好,一车厢的药味!然后立马走开。

大约一个钟头,便到了市中心的一家药铺。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药铺的伙计还认得我,我翘起脚,将药方递过头顶,那位伙计麻利地将一个个小小的抽屉来来回回地拉出推进,用小等子(称)一称,一味味中草药摆放在黄纸上,一小堆儿,不多一会,将一副药打成包,再将三副药打成捆,左手一捆,右手一捆,便回了。

后来,路熟了,也不那么害怕了。车坐得久了,也再没人问及我的事情,这倒也好,相安无事。

我看见很多大人在车上睡觉,我从来没有过。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耳朵却一直警觉地听着那此大人们唠着家常里短。

听烦了,拿出药方,看着生僻而又让人垂涎的药名,其中有一味中草药叫“肉桂”,想到肉,便流了一嘴的口水,可回到家,药包里却未曾发现一丁点的肉腥。

以前对中草药的气味,躲之不及,时间久了,才发现中草药散着淡淡的清香,尤其是爷爷过逝后,土屋里没有了香气,却越发地怀念那种相依的味道。

那时候,破旧的绿皮车就是我的梦想。梦想着绿皮车能快一点,梦想着抓药能快一点回,梦想着爷爷能快一点好起来,梦想着劳改的父亲能早一点回家。

如今,故乡的老屋,除了爷爷记忆中的容颜,和那个天天相伴的药罐子,以及散着的药香,再无其它了。只有绿皮车在梦里不停地往返于家和药铺间。曾几何时,梦里依稀。

我独坐这样的绿皮车,突然,悲伤起来,故乡的老事,深深地,深深地,牵肠般地,潜藏在记的深处,不觉已泪盈双眶。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