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记忆里有一趟开往兰州的火车  

2012-08-07 17:4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里

有一趟开往兰州的火车

朱宜尧

 

十几年前的寒暑假,我们都要乘坐火车往返于学校和家之间。

佳木斯到兰州是七千里路啊!现在想想,即便是让我再回一次朝思暮想的兰州也有些犯愁。可那时我们年轻,坐上三天三夜的火车感觉不到那么累,更多的是一种快乐。

佳木斯地区有十几个校友,只有在回家或是回校的火车上,我们聚得最全,十几个人一个也不落,像是开一次老乡会,围在一起东一句西一句,真可谓天南海北无话不谈。

有一个大校友我们叫她花姐,那时她有了男朋友,在火车上,我们几个小年级的不管深浅,围着花姐问有对像是啥感觉?直到把她问烦了,我们还乐此不疲,一副打破砂锅问(纹)到底的架势。然后就用话语“攻击”她,说处对像有啥用呀,到头来还不就是各奔东西吗?浪费感情,又不是没见过,每年毕业时站台上哭声一片,哪个不是泪人?不会是花姐跟定了那个男的,成了“花大姐”飞走了?!花姐生气了,掷地有声地说,我走?!他得跟我来,不信到时候脑袋掉下来当球踢!花姐的一番话,我们几个人都笑了,笑得很放肆。那时我们根本没想过花姐的感受,她却一个人趴在窗前一直不理我们,后来发现花姐哭了。

不记得过了多长时间,只是车到了站,我们下了车,跑到花姐所在的窗口外,齐唰唰地敬了一个军礼,花姐扑哧一下笑了,转过头去装作不理我们……

火车上,我们有很多很多的话说不完,还有学校“挂科”的事情,还有窗外的美景,甚至毫不相干的事情都那么感兴趣。我的一个小校友火车上闲着无聊,居然在旅客留言簿写了一首《如梦令》。大致意思是在佳木斯到北京的绿皮车上热得要命,人又挤得要命,而到了北京到兰州的空调车上,却夜半冻醒。遗憾的是全词我只记得写得贴切入理的一句“又见冷风吹吹”,那时却笑疼了我们的肚皮。

车厢里很多人都羡慕我们,因为我们吃饭的时候最壮观。你带鸡肉了,我带丸子了,他带黄瓜大酱了……全部摆开,吃也能吃出热闹来。

我就是在那时候学会了喝酒,喝得晕晕乎乎的,那种飘飘的感觉舒服极了。然后,便在座椅底下铺一张报纸,我们三个人能同时在一个长座椅下睡,余下来的空位让女同学来睡。要是没有睡意的话,便趴在玻璃窗上看风景,远山、绿树、羊群,还有浩瀚的沙漠,一片片幻化的风景美不胜收……

写到沙漠,我突然想起从北京去往兰州的路上,有一个叫“干塘”的小站。那是建在沙漠之中的小站,很荒凉,只有一个篮球架子突兀地立在太阳底下。远远地望去,无边的沙漠,丝丝的悲伤。因为就在这样的一个小站,我们铁路职工写下了题为《干塘小站》的诗,发表在当时兰州铁路局团刊《兰铁青年》上。从此在我的记忆里“干塘”二字扎根于心,以至于后来的十几年的生活里,“干塘”印象总在我的记忆里闪现。火车经过小站的时候,有一名职工出来“迎送”火车,我想也许他就是那个写诗的人。

……

我相信,直至终老,在我的记忆里始终有一趟开往兰州的火车,那里有青春荡漾,那里有欢声笑语,那里承载着我们很多人的梦想。多少年,多少次,我们依旧坐上那趟开往兰州的火车,可记忆里的快乐却无处觅寻。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