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装满爱的信封  

2012-08-07 17:3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装满爱的信封

 

 

朱宜尧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直保存着当年我考学时装有录取通知书的信封。几次搬家,父亲都没舍得丢,父亲说他要珍藏一生。

说来,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的我很自卑,哥姐相继考学后,我却名落孙山。很多的时候,我都不愿意抬头走路,即便是跟熟人走个对头碰也不愿意说话,要是能绕道而行的话,那是绝对的身体力行。

一个人在家中,没了说笑,家,顿时冷清了许多,心也有些悲凉。村里的人都在看着我。我知道,他们在背后指指点点,说老朱家老三,学习狗屁不是,是抬轿的命。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话,重重地砸在我心里,也不止一次地伤害着日渐衰老的父亲。那次,我亲眼所见,邻居说完这句话,父亲的脸顿时难看了,紧绷着脸,眼睛盯着那忽明忽暗的烟火,许是忘记了抽烟,等再想抽一口的时候,烟丝已经燃灭。父亲倏地燃一根火柴,我看见火苗照亮他黑白相间的胡茬,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来。点燃烟丝后,猛地吸上一口,又长长呼出一口气来。我知道,那长长的一口气,是父亲的叹气声。

多少年,那种叹气声,就像安了扩音器一样,想来让我心悸。从那以后,我开始努力学习,为我的生活,也为父亲不在受到伤害。

当村里的大喇叭喊我的名字的时候,我风一般飘然而至,手捧着录取通知书,泪顺着脸颊往下流,看不够。村子里沸腾了:老朱家小三考上学了!那位邻居终于偃旗息鼓,尽管只有一个篱笆之隔,很难再见他一面,再也没有听到让我及父亲如此中伤的话。

当我把录取通知书递到父亲的手中时,父亲看着它,高兴。手,颤抖着,有些拿不住,信封跟着抖。母亲一边看一边抹眼泪。

头一回出远门,七千里路。母亲在我的内衣里面缝制了小兜,父亲把200元的学费塞到了我的鞋垫底下。

当我背着行李刚要离开家门的时候,父亲叫住了我,说:“老三,能不能把录取通知书的信封给我?”我愣愣地看着父亲,说:“这有啥不能的!”从此那张信封就一直跟随着父亲,几次搬家,父亲都没舍得丢。直到那次搬家,我意外看到已经泛起了毛边的牛皮纸的信封,仍然完好无损的时候,我不免有些惊讶,父亲怎么会保存得那样完好。

母亲说,在我上学的四年,农闲时,父亲必看,高兴时必看,悲伤时也要看,想儿子时更是看个没完没了,信封装满了父亲的骄傲,信封更像定神丸,能化解父亲心中的疾苦。

我怎么能理会一位父亲之心,那是怎样的一位父亲,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父亲,一个不善于言辞的父亲,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亲,心里无时不刻惦念着自己的儿子,希望我们更好。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父亲居然把我们兄妹三人的装有录取通知书的信封全部珍藏着。我搬新家的时候,父亲把那张信封还给了我,我把那张信封装裱后,挂在了我的新居。我知道那里面有父亲的骄傲,有我的自豪,有一家人满满的爱,我怎么会把它丢弃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