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草色遥看近却无  

2012-04-23 17:57:4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色遥看近却无

朱宜尧

每到春天,我总能想起父亲。

他会用粗壮的手掌紧握锹把儿,脚一蹬,尖锹深向大地,一大块泥土全盘托出,然后用力抖落尖锹,松软的泥土绽开了笑脸,露出洁白的小根蒜。

父亲一边挖,我一边拾。拾累了,坐在地上,感受着春风吻面,沐浴阳光的温暖。这时,父亲会爬上不远处的山坡,不忘折一束达子香放入筐中……

这一段记忆早已定格在我的脑海深处,每到春天,总是在不经意间闪现。

可今天的春天特别的寒冷,已经是清明了,还是少有春的气息。只是折断过的枝条,清晰可见黑皮下面的绿色。那是遮掩了一冬的绿,迫不及待,就如我一样在寒冷的清明想回一趟老家。

火车12点开,我早早地来到了候车大厅,看着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人们,我的心平静得近乎有些麻木。这是我第三次回家看望父亲。第一次是父亲病重。那时候我刚上班,接到消息,心一下子散了,就像候车大厅里的人们一副汗流浃背火急火燎的样子,恨不得把火车插上翅膀马上到家。第二次是三叔家的弟弟结婚,也是在清明前后。那时清明的天气要比现在暖。树木早早地绿了,父亲的坟前有一大片果树,未吐新绿,枝头已绽满了繁花。

车快开了,人们拥挤着进了车厢。有的兴高采烈,有的归心似箭。只有我,心沉重得像一块石头,想着与父亲的点点滴滴。

火车大约行进了三个钟头。下了火车,便看见那片果树园了。由于今年天气寒冷,阳光照射的土地刚刚松软,稍有仔细才能辨得出小根蒜发出的新芽,春天还沉浸在“草色遥看近却无”的诗境中。

枯草淹没了父亲的坟地,我将那些枯草折断,把父亲的居住地整理得干干净净,然后将一束达子香花放在父亲的面前。达子香是十几天前在铁路菜市场买的,干枯的达子香没出几天就吐露出特有的芬芳。父亲喜欢达子香,每年都要采回些,放在自家的罐头瓶子里,浇些水,无需照顾,达子香会静静地开放。

我受了父亲的影响,对花偏爱有嘉。无论是长时间的单身宿舍生活,还是后来有了宽敞明亮的家,花是绝对少不了的。所以,市场上能遇到达子香花,更是爱不释手。

看见达子香,就仿佛看到了父亲,看到了多年前,春天里的父亲领着我,在松软的大地上,挖小根蒜,折达子香的情景。那时候,日子就像春天里的阳光,和煦、温暖,但幸福而短暂。

我喜欢达子香,它开得艳,开得久。无论是山坡高岗,还是低洼深谷,只要有水,哪怕耗尽生命,它也不畏惧春天的寒冷,鲜艳欲滴的绽放。像父亲的爱一样炽热,一直持久,也让我感受到了生命中少有的坚强。

远处,暮蔼沉沉,炊烟袅袅,山坡、原野透着一丝春的气息。落日的圆盘与达子香的鲜艳遥相辉映,在一片宁静而祥和之中远送着父亲,记忆的思绪再一次穿越万水千山。不觉间,已回到那时居住过的草房前,眼前的人家几易主人,陌生的相视过后,我好像瞥见到草房里的父亲,泪已模糊。

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为什么绕父膝前的时候,总惹父亲生气,经常挨父亲的打,看不到父亲的一点慈爱之举。也许是太近?也许是我不懂父亲?而一旦那种画面定格为触不可及的记忆,慈爱的点点滴滴纷至沓来,让我思念不已。

难道爱真跟季节有关?真像诗人写的那样“草色遥看近却无”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