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温馨的记忆——春联  

2012-03-02 20:16: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馨的记忆——春联

朱宜尧

 

 

每年的腊月二十九,爷爷总要为左邻右舍写些春联。

爷爷用醮料的瓷碟,倒些墨汁,然后再放一点点白砂糖。说放了白糖不但汁稠,而且写出来的字亮亮的,像长了眼睛。

我眼睛总是不离白砂糖,并且很乖,爷爷会赏我一小口金贵的白砂糖。正当我沉浸在香甜的味道之时,左邻右舍前后两院的人挤满了小屋,坐满了炕沿儿,爷爷便开始写春联了。

那时的春联很有趣,什么金鸡满架,肥猪满圈,米满囤,粮满仓之类的话,然后贴在鸡架外、猪圈旁和仓房的门中间。当然了,贴自家的门旁的春联是些文雅的,爷爷写得最多的是: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人间福满门。

我很好奇,也很纳闷。爷爷一米八零的大个,怎么能写得如此清秀的毛笔字呢?软软的毛笔在他的手中是那样的听话。等到爷爷间隔休息的时候,我趁机拿起毛笔抒发一下自己的好奇,深一下浅一下地划来划去。等我大一些,爷爷开始让我勾边。金黄的颜料把字的周围圈上色,春联一下子亮丽起来。我想,春联的红纸黑字是一种古朴美的话,那勾完边圈上色的就是富丽堂皇之美。它才是春联的眼睛,所以每次勾完边,我都“欣赏”不已。

那一年,爷爷心血来潮,做起了“挂起儿”。

爷爷将红黄绿三种颜色的纸裁成方格本那么大,摞成一沓儿。在红色的那沓儿纸的最上面勾勒出“福”字,在黄纸上勾勒出“寿”字,绿纸上是“春”字。然后用凿子在上面凿,把多余的碎纸凿下扔掉,便露出一个镂空的“福”字来。分别凿好后,便将写好的春联一并送与他人。那时我觉得格外显眼的挂起儿就像一个人的围脖,又鲜艳又好看。每次进家门最先看到的就是挂起儿,它随风飘动,勾人眼球。

写完春联就等着贴了。年三十儿的早晨,用白面打成的浆糊,抹在春联的背面,便开始贴了。我经常和爷爷在一起,一老一小,沐浴在冬日的晨光里。后来便和父亲在一起完成这样值得纪念的日子。

父亲也写春联,但不像爷爷当年什么金鸡满架了,父亲是写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之类的祝福语。我记得父亲写过这样的春联: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过年串门,看了这样的对联,很多人佩服起父亲的学识来,让人感慨良多。

如今,过年卖春联的很多,大的很气派,烫金的字体圆润饱满,规格不一。不是字体不喜欢,就是内容不满意,要不就是春联上印有某某企业字样,尽管它们都有华丽的外表,但这千篇一律的春联似乎变了味道,打不起半点兴趣,看过了,也没什么印象。

写春联的时代过去了,贴春联也变得历行公事,并无乐趣可言。能记住的还是爷爷当年写春联、做挂起儿的情形,那里面藏着的是一段温馨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