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梦里依稀慈母泪  

2012-12-03 11:46: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里依稀慈母泪

朱宜尧

昨晚又梦见母亲了,醒来的时候发现枕边一片湿露。下意识地摸了一下眼角,泪,还在不由自主地往下淌……

一种迫不急待酝酿在心。近乎于不懂人情味的绿皮车慢悠悠地穿行于三江大地,望着窗外的远山,心随着绵延起伏的群山,回到久远的过去。

那是我第一次离家去远方求学。刚从村子出来的时候,忘带了眼镜盒,便急忙往家赶,在路上突然遇上了母亲。母亲手里握着眼镜盒,看见我回来忙把镜盒塞到我手里,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的那一瞬间,母亲的眼里红红的。看见母亲一瘸一拐的身影,鼻子一酸,泪就滚落下来。以致于我从佳木斯到兰州的一路都高兴不起来。

母爱深藏,不易表达,只是不经意间闪露,我却很难捕捉到,以致于母亲留下的印象不多。

说来,我和母亲很少沟通,自己有什么事也不愿让家里惦记。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邮包,打开一看却是一个老掉牙的鸭绒垫子。我想起那次寒假回家,说了褥子薄很多同学买了海绵垫子的事,可这只是一句话带过而已,在整个我要表达的语意中根本微不足道,然而母亲却捕捉到了这一点,把家里积蓄鸭绒缝制成了鸭绒垫。因为面料旧,鸭绒垫的上下面又是两种布料,我怕同学笑话我,夜里才将这个抱在怀里暖暖的垫子铺在褥子底下。可偏偏寝里的老二多嘴,几个毫无睡意的家伙借题发挥:“你妈真好,我妈就知道问是不是又缺钱了?缺钱让你爸寄!”“是不是学习不好了?别在学校打架!”“你真幸福!有着这样一个好妈妈。”这一刻我却突然感觉到我是无比的幸福,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鸭绒垫子又一次深藏着母爱。她再简单不过,再平常不过,可就在简单、平常、细微中,母爱流露得这样轻易,更不易被察觉,甚至忽视。要不是他们几个,我真的体会不到细微的母爱来。

从那以后,我才注意观察母亲,寻找“点滴”的母爱。母亲每天必听天气预报。从我到兰州的那天起,在母亲的城市里,多了一个叫“兰州”的城市。有时候,母亲自言自语,兰州又降温了,可我就在她身边,这是母亲多年养成的习惯。我不知道这是怎样的爱,儿子走到哪爱就跟随到哪,直到母亲在这个世界消失,我才真正明白母爱的“平凡而伟大”,这个浅之又浅的道理。

我不愿让母亲为我过度操劳。我喜欢看见母亲悠闲地坐在院中间,让闪着金黄黄的光线照在母亲慈祥地脸上,姐姐为她轻轻地捶着背。在夕阳晚霞里,一家人在当院里摘豆角,聊着学校及家乡的事情;或是在傍晚,围坐在院中间的饭桌旁,吃着醮酱菜,你一嘴我一嘴地聊着有趣的事情。即便是吃过饭,也不急于收拾碗筷,就坐在那里闲聊着,看着泛红的夕阳慢慢落山,染遍天际,直至夜色降临,直到父亲突然喊上一句,蚊子又叮我了,说自己多么有人味儿。母亲便用粗糙异常的手,“狠狠”地拍他一巴掌,一家人都笑了……

村里老辈人常说,达子香花开的季节,花香就会聚集所有的思念,如果不停地呼唤一个人的名字,它们就会把你思念的人从遥远的地方带回来。我没有试过,不过我现在很想母亲,有些迫不急待,很想去达子香花开的山坡看看母亲。

火车不停穿行于三江大地,远远地,远远地,我看见了,那片开满达子香的山坡。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