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藏在泥巴里的记忆  

2012-11-06 20:59:0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藏在泥巴里的记忆

朱宜尧

 

 

散落在泥巴里的记忆,像一串串珍珠。

那时,摔碗碗,把泥巴当成玩具的童年,乐此不疲。

天蓝而明亮,不顾阳光的炙热,赤膊光脚,几个人或蹲或坐,围在一起,摔碗碗。用大拇指将泥巴摁成坑,然后转圈把泥巴按薄,按成碗状,找准了地上的平面,使劲地一摔,“啪”的一声音,清脆而明亮,碗的底部便出现一个洞,对方将泥巴一糊。

炙热的晌午不觉已夕阳西下。膀子有些酸,皮肤晒暴了皮,也阻挡不住泥巴的诱惑。

我算得上是手巧的人,那时,我用泥巴做过很多小的物品。泥有黑黄之分,黑土松散则用来栽花种地,黄土粘性更大,易于塑型。

夏天的黄土有地气,凉凉的,挖出地面,掺不了多些水,便和成不干不湿状,然后捏个小乌龟,并在龟的后背画几个“回”字。阴半干,在学校的空地南墙根,开始烧制。

秋天的树叶遍地都是,干干爽爽的。再搭上一个四方的“灶台”,取些叶子点燃,把半干的小乌龟扔进去。

火大得有些吓人,烧到了外面,干干爽爽的叶子连成一片,全部着了起来,门卫老大爷幸好来得及时,将火扑灭。

老师以“玩火”的名义找到了父亲,那一次我吃了不小的苦,父亲用“三角带”狠狠地抽了我一顿。

结果,痴心不改。

我突然想到了灶膛。待到生火做饭之际,扔进灶膛,使劲拉风箱,风呼拉拉地往灶膛里窜。

灶膛里的火不硬,即使烧得再久,也不会像砖一样,红润。这样更好,火焰的青兰色附着在了小乌龟的身体,并不是十分均匀,自然神采逼真。一旦用火烧过,储存耐久。

我还做过了孔雀开屏,一个大扇面,前脸再做一个孔雀的脖子和头,再用父亲学画用的颜料涂在上面,这还不算完。那时,农村总停电,家家都有蜡,在涂上一层蜡,用火苗轻轻一烤,蜡随即溶化,透着光亮,美丽极了。

男孩子们爱玩弹弓,经常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石子,便用泥巴糅成一个个泥巴蛋儿,置于太阳底下晒干,装在罐头瓶子里。每到用时取一些放在裤兜里。

后沙堆已有几年的时间了,不知是谁丢弃的。房主打完地基,便停了手,闲置起来。那里成了我们的后花园。挖沙坑,堆沙包成了我们的游戏。

我在沙堆的顶部发现了“古墓”,招集了小伙伴前来探密。挖开沙包,里面呈现出红砖顶盖。我们小心翼翼挪开红砖,里面居然摆放着青兰色的小乌龟和五彩孔雀。小伙伴们惊诧不已,我却在一旁偷着乐。

时光如流水,那些当年玩着泥巴的小伙伴已经长满浓密的胡须,那些泥巴做的什物,也不知去向。留下的,还是那些散落在记忆里的珍珠,大都消失在岁月的光阴里。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