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你为什么嫁给我(小说原创)  

2011-08-10 21:16: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疯子死了,很蹊跷,不确定是什么时间、什么疾病,是女儿回家时,发现疯子倒在床上,人都硬了。

疯子的女儿最先给妈妈王婷婷打的电话。电话那头先是没了声音,继而是大哭起来。

疯子死了,不需要离婚,就这样结束了,可在此后的日子,王婷婷神经恍忽起来,总是莫名地想着:我为什么要嫁给他呢,世上的人这么多,唯独嫁了他,嫁了他就是不停地打,二天不吵架三天早早地,是看惯了,厌烦了,还是没了感情呢?

疯子走了,很突然,让她没有了准备,留下她们娘俩,似乎应该说是内心轻松了许多,可一下子生活变得沉寂起来,再没有了乐趣可言,哪怕再吵上一架。

此前王婷婷有过一场持久的恋情,但人生的变数太多,不确定因素也太为繁杂,但最终还是因为生活的变故没能成为眷属。

说起来话长。 

除夕之夜的佳木斯火车站灯火通明,远处的升平街多了许多节日的气氛。虽然都是平房,虽然没有路灯,但家家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用电设备,把整个升平街装扮得华丽多彩,人们沉浸在年的喜悦之中。

突然一场火光从东到西,迅速燃遍整个升平街,不知是谁发出第一声尖叫,便乱作一团。

火光照亮了升平街的上空。

此时,女人正在窜门,根本不知道升平街发生了火灾。当消防车的叫声划遍整个市区的时候,她才慌忙地赶回家。

一切都晚了,在消防队员的奋力救护下,儿子被紧急送往了医院,丈夫已经被烧得黑糊糊的,没了人样。

儿子的命是保证了,可他却成了今天的样子,他的母亲在前面拉着他,他坐在四轮小车上,沿街乞讨。一场大火烧得家徒四壁。此时,女人的丈夫已经是铁路客运段的段长了。这个职位,就应了一句,官不在大,有钱就行。男人运气很旺,就如那场大火,挡都挡不住。

其实,很多事情一旦看开了,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自然就有了钱,尤其是像铁路客运段这样的部门。 

这件事是可以避免的。假如除夕当天男人没和儿子喝酒,或者说少喝些,发生火灾也不至于被烧伤烧死;假如男人和女人不再干涉儿子的婚事,成了家,他们也不会住在平房;假如他们一家在入冬时就搬进新楼,也不会发生此事,因为升平街很多铁路老人都搬进了新楼,只是男人想着明年开春装修。假如女人没有去窜门,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么严重的后果。这样的结果谁都没有想过。事情就是这么巧,一家人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本来就一直不同意这门婚事,因为王家实在是在铁路这片没什么影响,甚至没人记起,也没人熟悉。这一烧,确确实实烧毁了这个家,烧毁了一段姻缘。

谁还能嫁给一个不能自理的人。曾经的海誓山盟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曾经的恋情也一再隐去,不值得一提。

第二年春天,升平街改造了,盖起了楼房,如王婷婷的那场恋情一般,人们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没人再提起,只有她顾自地怜伤。

心爱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痛苦的,这事搁谁也够呛。这种痛苦让王婷婷持续了几年的时间,时世如流水,一晃她已年近三十。

这期间,同学、朋友、父母给王婷婷介绍过很多男朋友,可王婷婷都一一拒绝了。

没办法,王婷婷的母亲背着他在当地的报纸打了征婚广告。

真就是这么巧。疯子在看报纸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则广告。也没啥事,也不需要回话,只是打了个传呼而已。

传呼的内容是这样的:你是我生命的一个点,我愿意以你我为半径划出我们共同的轨迹来……。传呼发过去了,疯子很快忘掉了。而王婷婷并不知道母亲在为她花着钱打着征婚广告,只是看着这样的传呼内容,想笑,但一直没回,也没删,想着准是哪个傻瓜打错了传呼。

第二天,疯子还是在看晚报,又看见了这则广告,才想起昨天还发过传呼呢?便又打了一个传呼。

王婷婷正在喝豆浆,听到传呼响,一看,是个笑话,差点喷了出来。觉得这个傻瓜还挺执著的,那你就每天一个传呼,来者不拒。

像是心有灵犀。疯子只要是看晚报,只要有这则广告便传她,也不留下任何的电话。

那时的疯子也近三十,和王婷婷的年龄差不多。在车辆段工作,工作的内容就是写文件、发文件,搞一些安全大检查之类的活动。

疯子能写能画,但不能说,很多事情就闷在心里,滥在心里,是很内向的那种人。

王婷婷也在铁路上班,是服务公司的一名职员,活不多也不累,薪水很少,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哪怕是一点点不良嗜好也没有,没有好的也没有坏的,是一个很中性的女孩。

大约过了一个月,疯子的校友组织了一次聚会,就在铁路党校的常记饼店。那时的铁路党校还是一片平房,当时常记饼店是最火的。

王婷婷坐在一个角上,而疯子坐在了靠门的地方。两个人不远也不近。没过多一会,王婷婷便把她收到的短信说给了她的好朋友王梅听了。王梅也是服务公司工作,家和疯子一样都是外地的,通过考学留在了城里,可那几年铁路下岗闹得人心慌慌的,王梅被分配到了服务公司,很多人都为王梅平,只有王梅心想得开,干什么工作不一样呢,只要需要她,她哪都可以。

王梅看了短信,就把短信内容念了出来。王梅说:“大家停一停,你说这个短信是不是挺有诗意的,这得和我们的疯子这个大才子来探讨。”

疯子毫不客气的说:“我听听,兴许我还能提点意见呢!”

王梅刚念出第一句的时候,疯子就感觉这么熟悉,当念到“我愿意以你我为半径划出我们共同的轨迹来”的时候,疯子突然想到那个短信就是自己写的,怎么会发到王婷婷的传呼里去呢。那是晚报一个征婚广告里的……

疯子正在想,王梅的短信念完了。问疯子怎么样,疯子说,好,好,不住地点头。

疯子问王梅,是不是王婷婷发布了什么广告。

王梅问了婷婷,没有哇!很纳闷的样子。

疯子很聪明,立刻出了饭店,找了家公用电话,重新传了那个号。

当疯子再次回到座位的时候,王婷婷和王梅还有几个聚会的人正在议论着刚刚收到的短信。

“这到底是谁呀?不会是咱班组里的人看中你了吧!”王梅说。

“咱班组还能有谁?”王婷婷说。

“是不是别的班组,通过谁要的你的传呼号呢?”几个女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疯子不动声色。心想,怎么会是这么巧呢?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当你认定了这是想要的东西时,任你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很多的时候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而当你无意间的一次却有可能有了收获,成就了你,华盖荫浓。这就叫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也许她真是我想要的另一半。家在城里,又不像他自己是外地人,有个什么事也好照料,再说了王婷婷也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

疯子明白了。

但这种场合不能说,绝对不能说。有些事情,不该说的时候,或是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就不说,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不办,水到渠成,功到自然成的事,何必呢?

“来来来!”疯子举起了杯,开始张罗起酒来。显然疯子也没少喝,开始要酒喝了。

尽管王梅和疯子是老乡,又是校友,在外人眼里,他们是青梅竹马,可他们就是没有感觉。直到王梅结婚,有了孩子,疯子一直过着单身的生活。

 

当王婷婷挽着疯子的手臂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所有认识他俩的人都惊呆了,为什么不能早点给他俩介绍呢?真是的,朋友中,谁也没想到的事情。也许是太好了,忽略了。也许是根本就没有人想起他和她都是应该到了这样的年龄了。

很多都是机缘巧合,先是王婷婷母亲打的征婚广告,后是疯子是无意看见的广告。然后又是聚会,这样的巧合,两个人又都在现场,像是冥冥安排,又历经传奇,像个故事。

疯子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是在婚礼上,主持人百般刁难,疯子终于说出了两个人的故事。

后来,有了女儿取名陈晨。

日子又像往常一样恢复了平静。铁路面临着大的调整,疯子所在的车辆归属为哈尔滨车辆段,疯子所在的科室也撤消了。王梅和王婷婷所有在服务公司也整合了。王梅回到了车辆段,当起了天吊司机。而王婷婷却下了岗。

工作和生活的不如意,任他百般努力也不济于事。渐渐地,他像是走失的羔羊,失去了信心,迷恋起酒来,以酒度日,工作也不能胜任,曾经的才华荡然无存。后来,签了外出劳务合同,便离开了铁路。

写道这,我觉得,他不应该离开铁路,也许不离开铁路,他就会生活更好一些,毕竟,铁路还是月月开支。一旦离开,让一个三十几岁的人,再经营着一项未曾经历过的工作,很难,无疑是雪上加霜。

王婷婷迫于无奈,在铁路的百隆市场做了小本生意,勉强维持生计。

老百姓的日子真就是这样,整天算计来算计去的,整天和钱打交道。疯子和王婷婷的日子就是典型的老百姓。他们就是为了钱打来打去的。

王婷婷挣钱疯子花,不给钱疯子就打,给了钱便喝酒。日子总不能这样下去,可对于王婷婷又能怎么样呢。

意外终于发生了。疯子在一次酒醉的过程中被调车组的火车撞掉了两条腿。生活再次陷入到了极点。当疯子醒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轮椅上。疯子这回可真的疯了,整天摔东西,把家里所有的能摔的东西全都摔了。见着王婷婷就打,连女儿陈晨也少挨打。

几次,王婷婷找到王梅,哭诉着自己的遭遇,想让王梅劝劝自己的老乡。可仍然没有啥效果。就在王婷婷将他告法庭,还有十天就要开庭审理此案时,疯子突然死了。此时疯子和王婷婷分居近两个月之久。

疯子瘦得没有人样,像一个半截的矮子,躺在床上死的。

其实,我跟疯子是一样一样的,同年分配毕业,同年提升科室。一样的年龄,一样的工作经历,一样的背景。唯独不一样的是我娶了王梅,他娶了王婷婷。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是很难的。我们几次劝王婷婷再嫁,她总是说,我为什么要嫁给他呢?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是啊!为什么要嫁给他?

写到这,我特别感慨,人事沧桑呀! 生活总应该往前看,工作没了,算啥,退一步讲,就当咱没考上学,压根就没分配到铁路。可真正到了那步,有几个人能想到,又能做到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