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宿舍里的爱情  

2011-07-28 10:4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按说,我们是很“点背”的一届,学校在各方面管得都很严,尤其是恋爱这方面。因为就在前两年,我们学校发生了“重大恋爱事故”。

  本来这对恋人快毕业了,可能是那些花前月下的日子快要结束了,俩个人心情都很伤心。加上毕业时,学校都是乱哄哄的,心像长了草一样,他们也不例外。可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是男生和女生在今后的毕业归去有分歧吧,也许是多日的积怨一下子像山洪一样暴发了。老乡说,当时他看到的情形是,女的从宿舍里跑了出来,已经跑到了操场,男的在后面穷追不舍。悲剧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了,很多同学都目睹了可怕的现场,男生用水果刀在女生的胸部扎了40多刀,当场毙命。

这是因爱而生的一场悲剧。所以说,学校对学生恋爱一事一直呈反对态势。每天晚自习下课,学生科的老师都会去小树林“抓”。很多同学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在一起,即便是在校园里一起出门,也只是一前一后,等出了校门口,俩个人才急切地牵手。

这样一来,宿舍成了他们恋爱的主战场。我经常给他们倒地方,让他们有一个更好地自由发展空间。

  我们班有13个女生,有3个被我们寝室的占有了。用老四的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班级里的女生,怎么能让别的班的男生抢走呢。

  老四,我们都管他叫疯子。刚入校时,他整天带着个随身听,在操场上、楼道里晃来晃去的,唱着那不着边际的歌。当然,并不是歌曲不着边儿,而是他的调没有一句在正调上。他说,听和唱就是一种状态,只是为了高兴。他是他家的独生子,花钱也在大方,在当时看来,他家的生活条件很好,因为他一个学期能花5000多块钱,很费的,这样的数额在我们学校也应该数上数。

  疯子的女朋友是兵兵。中等个,齐耳短发,走路和说话并不像一个姑娘家,倒像个小子。就为这,当时,我们还分析了班里几个女生。大家认为,×××是胸美,她的胸看上去挺拔,比较性感;××美在腿,白得乍眼,小腿和大腿有咱曲线弧度;×××是美在屁股,她总爱穿紧身裤,走路的姿势也会让你多看几眼。可兵兵的美,我一直没发现,怎么就和疯子好上了呢,让我们找不出原因。

  有一天,疯子找到我,让我晚上去别的屋,我说,巧了,我晚上去东方书局,得九点多能回来。我走了,主战场交给了他。后来听说,都快九点了,兵兵还没走,宿舍看门的老头怕出事,居然找到了我们的宿舍,把兵兵劝回了。疯子的秘密便一下子公开了。

  他是我们宿舍的第一对,后来又出现了第二对,强和莉。第三对林子和石头。

  宿舍总共六个人,去了老四一个整天忙着恋爱,还有一个不靠前的,老疙瘩。就只有我们四个了,放了学,挤个时间打牌。为的是让强的约会迟到,我们几个很坏,那时候,只有林子有手表,玩着玩着,强问几点了?这一问,我们都知道啥意思了,林子说五点十分,其实已经是五点三十了。几个人还在打牌。一会又问几点,林子说,五点二十。后来就听见楼下莉在喊强。我们几个挤在一个窗户口一起往外探,不约而同地笑着。强一听莉来了,便急忙往下跑,不一会又跑回来了宿舍,发现自己居然还穿着脱鞋呢。这时,我们说莉是属于你的,孔子曰忙个什么。强听也不听,也不争辩,换完鞋跑下楼去。

  疯子和兵兵,强和莉的相处都是很平谈的,他们只是周六周日一起上街,有时也去五泉山、白塔山,但总归是平平淡淡。只有林子和石头的相恋是痛苦的,让人伤心。

  林子是北京的,你知道吗,北京人很有优势,当然这得除了学习以外。石头最初是对北京人最崇拜的。当时林子也出尽了风头,体育非常好,短跑、足球,操场上到处能看到他的身影,小伙长得又很精神,女孩子自然喜欢。

  有一天晚上,林子出现的我们面前的时候,头上包了纱布。我们都愣了,问他怎么了,他好半天才说,装得很深沉的样子,说和别人打架了,那时,我还怀疑,打架总不至于一个人吧,应该叫上我们班上的学生。因为那时候很多都是在打群架,很少有自己出去单挑的。他这一说,宿舍的几个还真信了。但我还是怀疑,就是找不出疑点来,按说和朋分手,可石头还来我们宿舍呀,每次来都和往常一样,拿走不少林子要换洗的衣服,没看见有啥变化的。有时候,林子洗头费劲,石头还帮林子洗头,俩个人的热乎劲不减呀。

  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石头来我们宿舍,也到别的男生宿舍,同样拿走不少的衣服。

  我看着林子的学习成绩一直在下滑,作为他的三哥很着急。有一天夜里,我钻进了他的被窝,在我的一再逼问下,林子才说了实话。

  他的头并不是别人打的,而是自己,是用啤酒瓶子打的,缝了十针。

  石头和林子分了手,便和石子好上了。有时候石头不上五楼,就在下面喊,不一会你就会听见,砰的一声,石子将准备好换洗的衣服从五楼扔了下去。石子和林子可不一样,石子是有背景的,他的父亲在家乡当地主管我们分配的,很有权利。为这,石头一直在努力。当然,石子招架不住,应了,哪怕是找个洗衣服的也行呀。

  林子像受了伤一样,后来又和班里的一个女声挺好的,但,我想这也是想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吧。可他的成绩一直下滑,学校又管得很严,不出一年,林子留级了。

  有时候,我看着林子的空铺,心里不是滋味。总寻思,学生时代的爱情并不是现实主义中的真正爱情,极容易破碎受伤。其实看开了,也就没啥,像疯子和兵兵,强和莉。他们有各自的取舍。那是属于学生时代的爱情,干嘛那么认真呢。

  后来留了级的林子和我也吃过几次饭,他很怀念和我们几个人的时候,现在去了别的班级,住进了别的宿舍,总有说不出的滋味。下了晚自习,也不愿意回宿舍,就在外面游荡,直到息灯。他说好像宿舍里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异样。

  再后来,林子受不了那种环境,不念了,回了北京。疯子和兵兵,强和莉都相继分了手,各自回到了家乡。

我和林子一直保持着联系,我还去过北京找过他,毕业后他还来过佳木斯,那时候,他还挺好的,只不过一直没有结婚。又过了一年,我听同学说他已经死了,是骑摩托车出的事。

我一脸的茫然……

写到这,文章应该结束了,可有人问我说,石头和石子成了吗?我是循规蹈矩的人,又不会编瞎话,石头本不和石子一个城市,可石头为了石子调到了他的城市,一直生活着。因为有采访任务,有去过他们那里,眼见为实。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