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不能忘却的记忆  

2011-07-22 16:29:1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大姨夫闫航

朱宜尧

 

他走了,这在我预料之中。那天我刚从哈尔滨回到佳木斯,早上4点多钟,刚一进家门便听说了。可是我感冒太严重了,没能参加他的葬礼,只是不住地想着和他的来来往往。

关于他这个人,得从文化大革命期间说起。

他的女人在辽宁的宽甸县和村长打了架,怕村长报负,便只身一人跑到了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苏木河农场。起因是村长看了她的信,便和村长理论起来。来苏木河其实是投奔亲属的。

其实她来到苏木河还有更大的隐情。那就是她的一个大伯被当权派打死了,听她说挺惨。她说她们家都是从牙逢里挤出来的那点粮田,当权派说他家是地主,田地充公了,人被灌了辣椒水,打了,吊了,再打再吊,不堪折腾的大伯死了。他的父亲一看事情不好,把家里的书籍,连同那些当权派“看上眼儿”的东西都烧了。到后来,留存在《黄文东医案》我亲眼看过,只可惜也没留下来。

当时他在苏木河当会计。那样的年月,他不知从哪弄来的一张假调令,将她的一家全部从辽宁迁至苏木河农场。现在看来,这是很具有历史性的家庭大迁移,使她的一家幸免遇难。事后因为有人告发,他劳改近两年的时间。然而她的一家都很感激他,后来她成了他的妻子。

小时候,我对他没有什么印象,没记得去过他家,因为他家在城里,我家在农村。那时听说他的闺女挺厉害的,我想可能是不喜欢农村人。再说,农村人去城里进屋不习惯,都得脱鞋。以至于很多年都没有接触。只是到了我考学时,他帮我填报了志愿。我从佳木斯走的时候,还分不清,哪个大姐二姐和三姐,叫姐的时候都不敢张嘴,即便是张了嘴也只是轻声地叫“姐”字,前面的“大”字、“二”字或“三”字很难定位。

不过,他倒挺热心,因为还有例可证,他的内弟家的孩子上学,是他亲自到山东联系的。还有我的哥哥,也是他帮着填报的志愿。我想他是这一家总管“文化”的。总之亲戚朋友家的事就像他的事,他都很热心,帮这帮那的。

几年后我毕业了,他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这一病就是十几年,十几年的时间,我才真正的接触这位慈祥的老人,可惜已病入膏肓。他从一个很胖的身子骨消瘦到不成样子,不忍看上一眼。去年过年我还看过他,送去了200元钱,让他的妻子买点能吃的。可那时,他只能靠吃流食活着,很遭罪。

这样子日子没过多久,他便走了。那几天,有时候,夜里睡不着,想着他的样子,走的时候我也没去送他,心里过意不去。

写到这,我想我也是老了,人到中年,总爱想一些陈芝麻滥谷子的事情,想着让人揪心的事情,想把这些揪心的事情忘掉,却总是在大脑间清晰得如镂刻,也许真是忘不掉,那就索性记住吧,人总应该记住别人的好,学会感恩。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