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宽容是一棵成长的树  

2011-07-22 11:26: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在我的成长记忆里,我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宽容,不论是谁做错了事,我总是直面不讳。哪怕是有着本可以保留的观点和看法,我也会全盘托出。很多的时候连面子都不给,我的朋友、同事说我很“酸性”。

我出生在农村的家庭,农村人一年四季都在忙火着地里那点事,质朴得像一株草,连句客套话都不会说,生来倔强的我更别说什么宽容了。可一遇事,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哪还想着那么多,很多的时候,我都试着要改变,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可后来的日子,朋友们都说我变了,再不像以前那样猴急猴急了,也学着理解别人,懂得宽容了。

为这,我寻找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找到改变我的事情了,也许是。

这话说来很长。

按说,我有着一个非常和睦的大家庭,有着两个姑姑,两个叔叔。可在我的记忆里,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很少相聚。只是我在初中时,父亲搞了一次聚会,当时还留了影,可从当时的照片来看,像似各自都有自己的想法或是心眼,都不真诚。也许是聚过了伤心了,谁还会再愿意伤心。

直到我考上中专,分配到城里,一直再没聚过。也许就在我上中专的时候,父亲和姑、叔的矛盾加深了。这是后来我听邻居们说的。

是爷爷去逝的时候,因为父亲排行老大,一面操持着爷爷的后事,一面想着奶奶的将来的生活。可姑姑都不同意父亲的有些做法,比如说每年每个儿女给奶奶一些生活费之类的,出现了激烈的争吵,父亲当然很伤心。便罢事不管。任由她(他)们。

原本就很操劳的父亲就这样一病不起,大约有两三个月的时间。这事我都是后来才听说的,因为爷爷的葬礼我在外地,没有参加。我听说父亲腰椎病很严重,曾经就在大门口爬到屋里的,这可吓坏了母亲。

就这样等我中专放暑假的时候,大家都相安无事了,但我还是看得出来,父亲是不高兴的。其实我并不想那么多,毕竟父亲已经六十岁的人了,他应该是安享晚年的时候了,至于奶奶年老糊涂(其实并不糊涂),和老姑的不解,任由她们好了。

城里的工作每天都是一样,不紧不松,只是休星期礼拜。父母搬到城里了,也再不用回农村了,只是父亲还是惦记着奶奶,每年都要给奶奶送生活费,回来又很生气。说是老姑给他炒了个土豆丝,白菜片什么的,其实那几年确实赶不上如今,可老姑总不至于弄这两个菜打发父亲吧,老姑生活好,当时比我们要好得多,因为老姑开照相馆,应该是很有余钱的。

父亲的伤心也激怒了我们。

有一天我去父亲那里,听说父亲回了农村,老叔来电话说奶奶快不行了,父亲当天就回了农村,好几天了一直没回来。我问过父亲,父亲说你们忙吧,要是奶奶真要是走了的话,我会通知你们的,你和你哥就来。

我真没多想,让我去就去,不让去家里也挺忙,要是去了的话,多年不见也生了,也只是停留在儿时的记忆里,也没什么好说的,无外乎,你挣多少钱,工作如何之类的话。我听父亲的没错。

那天一大早,哥哥打电话过来,说奶奶不行了。当我们打车回到农村的时候,奶奶已经入棺了。就摆在二叔的大院里。我和哥哥从棺才走过的时候,我一丝的想法都没有,没有哭的欲望,也没有再看看奶奶的想法。

在城里时间长了,人走了,就是一样的程序,告个别,吃个席,也就算走了。我又没参加过农村的葬礼,也不懂什么规矩。

二叔看我进了屋,说老孩子(我的小名)赶紧吃点饭吧,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吃下顿。当我端起饭碗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曾经和奶奶有过很多次“交锋”的人,他居然走到奶奶的棺前,说着话语,磕三个头。在我的童年,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奶奶用勺子打了他。他怎么会来?

他这么一磕,我突然感到刚才我从奶奶的棺前走过的时候,应该有什么动作,这样在外人看来我至少还是她的亲孙子,尽些礼节吧。我为我的漠视和无动于衷开始后悔起来。我原来是这么的狭隘,这么不宽容,父亲是父亲的事,应该和我没有关系,却怎么和我扯得这么近,而且不近乎人情,更别说亲情了。

后来我哭了,是哭着和老姑说了些,关于父亲和她们之间的事情。老姑没说话,只是哭得更伤心了。

按说这是他们兄妹间的事情,长辈们会处理好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我只是不想让父亲为这事过于伤心。

送走了奶奶,我一直在想那个磕头的男人,我也一直的内心深处愧疚着,随着时间越长,心里越不是滋味。男人更应该学会宽容。宽容是一棵成长的树,不要计较留给自己的多与少,重要的是你在不断地成长,终究会长成参天大树。

 

 

 

                      2011年7月20日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