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鼠标茧  

2011-06-26 07:41: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来都未曾想过,在那样的青涩的年代,留下的记忆会在几十年后的今天是痛苦的,那种美好成了我永远的记忆。也许最初的是最真的,也许是那样的年代没有物质,只有精神,所以回忆起来一切都是美好的。以至于,,经过岁月的洗礼,愈发地后变得清晰起来。

  我认识她的时候,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是我“留级”的一年,所有的一切都对我来说将发生着改变。比如说,我是坐“轿”的命,我将会通过考学走向城里,有个让人羡慕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往坏了说,我是抬“轿”的命,我将在农村用种地一种方式生活着,像他们一样。我看不惯邻居们的指指点点,他们都说我是抬轿的命。很多时候,我在有意躲着那些人,哪怕一个眼神,或是走了个对头碰儿,我都会采取避而不及的方式绕过她们。有一次,我下学回家,看见我家的南大门前堆集了那些人,我便绕过她们。结果,我还会听到,从我的母亲那里传回的声音,连说句话的胆量都没有。

  是啊,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我连说句话的胆量都没有。对于她,我也很少说话。她就在我的前桌。对于我后桌的人我一概不知,知道姓名的也是本村的同学。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交往,也不愿意。可是要知道,有一点还是值得高兴的,因为我前边坐了个漂亮的女生。来来往往间,总能有些接触。这给我重读的生活和学习找到一些快乐的理由。

  她是很清秀的那种,以至于到现在我都是这样的认为。不浓装,清清的,像是云清风也淡的日子一样,你会感觉特别舒服。笑呵呵的,总是挂着这样的表情。我溜神的时候,会看着她的背影发呆,想着她哪来的那么多高兴的事,那是我们都留了级,都在为自己的将来而努力着。至少她心态比我好,生活得更积极些。她的同桌可跟她截然相反,总是冷冰冰的,难以接触,她像我一样,是学习的压力更大些吧。

  我是很少给这些女孩留“面子”的,是很不会说话的那种,就是在书桌的空道间狭路相逢,我也没有一点“坤士”风度,能会有一些避让的行为。我总是先行,或者说是一种“毒立毒行”。我不管她们的感觉,只管我自己内心的感受。话语间都是一些锋利的刀片,不觉间伤害了她们,也包括她,可他总是不介意,一副清汤挂面的样子。

  时间一长,我开始仔细打量她来,椭圆脸显得有些黑,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你会从眼镜的上方,看见她那大大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眼睛大而清亮,有时候,我在想,她的眼神从眼镜框的上方看出来的样子,是绝对“账房先生”的标准形象,从来不推推那副下滑到鼻尖上的眼镜,也许她喜欢。

  那时,最让我高兴的是,她总是有不会的问题,这时,她便回过头来问我,有时候,我真不是愿意告诉她,因为在我看来这些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她怎么不会呢。这期间,趁机仔细地打量着她,在她的脸上总能以方寸计算,我会暗喜。可我在她的面前表现连我自己现在都感觉到意外,总是不冷不热的,分辨不出我是高兴还是快乐,就像她的同桌一样,显得有些“傲”,有些“装”的成份。其实内心却大相径庭。

  不知道我是什么表现,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感受,没考虑。只是想着她能多回头,或着能和我多一些接触。喜欢看着她笑笑的样子,偶尔对视的一瞬间,我却显得懦弱了,不敢直视她。总是在她笑的时候,静静地或着说偷偷地看着她,让我心动。

  那样的年代,很多人都在淘气,学着抽烟,打架。我却不得不为自己的将来“忍痛”着,哪怕是自己喜欢的都不敢接触,也不能去做,不能去表现,现在看来我是对的。但我又是痛苦的,也许人总要在患得患失中纠结着、斗争着,然后慢慢地老去。

  那是一种萍水相逢,那是一种微风拂过。冷冷的,远远的,让你近不了,又不忍心,让你忘不掉,又很难受。

  也许我很悲哀,我的一个中专同学说过,光知道学习了,连同学的姓名都不知道。这话说到我骨子里去了。可我又是幸运的,就这么一个前桌在我的内心扎了根。以至于后来,我考上学,快毕业分配的时候去过她家,我想这应该她记错了,是我在考上学的时候去的她家,总之我们俩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那时,我还算是有勇气的吧。也是出于我考上了上级学校。我想起来了,她说得对,是我快毕业的时候去的她家,因为那时我家才安装的电话,一部电话安装费用2000块钱,父亲为了我们能及时通上电话在考学后第二年或是第三年才安的。我就是通过这部电话才找到她的,才去了她家。噢,她说对了。

  我不记得我们聊了什么,只记得她家很干净,白白的布沙窗,蓝蓝的窗户框,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和她一样,清秀。后来,她还给过我一张照片,是在沈阳的哪个地方照的,背景是“塞上明珠”的字样,我一直保存着。

  她的经历比我还要有波折,后来我就分配了,她念了中专,又念了大学,有心计,更有毅力。要知道中专考大学是很难的,因我为的两个校友都是这样的经历,是拼足了劲的。我怎么也想像不到,这个整天笑呵呵的丫头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劲头。我不会想到,她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让她痛下决心。因为我的俩个校友都是遇到了“不顺心”的那种,不屈服,便从逆境中走了出来。人真是这样,太安逸了大都会一事无成,身处逆境未必总是坏事。

  后来,失去了联系,我从小村搬到了城里。工作稳定了,家也安顿下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久后工作又出了偏差,这期间有四年的时间。我一气之下,辞掉我原来的工作,回到了车间。心情变得糟糕起来,很多时候都在夜里惊醒,拽着自己的头发。这时候我才明白,我最需要的是调整自己,在别人都看不起自己的时候,我要战胜自己,一定要走出困境。

  那时候,我开始写文章。其实,我在中专的时候,也发表过一些小文,写东西不吃力。我把我所见的、所想的、所听的,有的时候还去四处搜集一些身边事,写成小说、散文,还有一些新闻等。我记得那一年我发表了大小一百四十多篇。我的思想终于解脱了,也一直在证实着自己。后来又写过很多言不由衷的报告文学。

  这期间,有着很多时间,做着自己的事情,有房了,有车了,看到以前的那些人,尽管表面上不说,但心里总有不屑一顾的傲气。我不比他们差什么。

  后来,她看到了我的文章,找到了我的博客并留了言。我突然想起她来了,一副清汤挂面笑呵呵的样子。心一下近了起来,好像有很多话想跟她说。

  她也一样,从中专到大学,从农村家的孩子走到了大都市里的设计院,在那里寂寞的生活,在那里孤独的工作,是不是有着很大的反差。这是命运的抗争,不屈服于环境的结果。

  后来,我奇迹般地见到了她,就在她所在地那座城市。有种哭的欲望。

  看见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让我手忙脚乱,一种老朋友的陌生,还是久后重逢的欣喜,说不清。说喜欢,已时过境迁,已为人父。话题不知从何说起。本想去海边散步,可外面却下起了小雨。我们在一家东北的饭馆坐了下来,喝了酒,说了自己的故事,说了过去的事情。直到饭馆的人都散去,我们依然有着说不完的话,总是想着时间要是凝固了有多好。

  她没有变,还是笑呵呵的,我喜欢她那种状态,那种状态是我一直想要的,也许是我们生活中最不能缺少的,那种乐观,那种积极。她很谦虚,说她是一种“没心没肺”的乐观。

  我知道了她的情况,为了生活,为了更好地生活,她来到这里,用所学到的知识努力地证明着自己。我真正明白了,在我的眼前曾经总是笑呵呵的丫头褪变成了一个女人,有思想、有知识的女人。她的右手心有两块黄茧就是最好的佐证。她说是在工作的时候,鼠标磨出来的。她说这话的时候我一脸的愕然,不相信,却又是事实。

  后来我们还是去了海边,因为我来一趟实在不容易。

  雨一直下,是一种不懂人情的下,带着忧伤、带着沉重,带着不能言说的空虚,乱了我的方寸,一会看海,一会停下来,一会又急行,我变得不安起来,像是分别在即的忧伤袭上心头,火急火了的。很快我们就在相遇的地方分了手,不约而同的拥抱着久久未曾分开,就在过往的人群中,就是昏暗的路灯下,不知不觉间泪已成衫……

 

                                                        2011年6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