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捉麻雀  

2011-03-02 20:59:1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在我小的时候,没有玩具可玩,一猫冬,村里又是没完没了地停电,小朋友们聚在一起,掏鸟窝成了我们最高兴的事了。

分工明确,有人拿着电棒照亮,有人支好梯子,我便爬上去左手拿着网兜,右手便伸进鸟窝。手刚伸进去,几只麻雀扑噜噜地飞了出来。左手顺势一兜一抿,飞出来的麻雀刚好按在网兜里。我们不敢去人家的前院,只能偷偷地在人家的后房檐儿掏。掏鸟窝会损坏人家的房檐,所以房主大都不愿意让我们掏。

把麻雀扒了皮,用八号线穿起来,放在炉膛里面烧,边烧边转动,尽量别烧糊了。或是把麻雀糊上泥巴,直接放入炉膛里面烧,当然这样的情形很少被采用,因为得掌握时间。麻雀很小,很容易烧糊的。把泥烧干,再过五分钟左右准好。烧好后,肉和骨头都发酥,而穿起来烧的却是肉很软,油光光的,很有食欲。我们大都喜欢吃这样的。因为很少吃到肉,麻雀肉软软的,放在嘴里,享受一下肉的感觉和味道。

还有一种就是用弹弓子打。无论什么时候,我们的书包里都有一个弹弓子。

莲花泡边上的土道,有两排小杨树林,杨树非常矮,只有三五米的距离,我们很容易得手。还有房脊上,我很得意的说,我用一个石子打下两只麻雀。那天,中午放学,正巧看见我家的房脊上有两只麻雀正在亲热呢,我一个弹弓子打过去,发现两只麻雀一下子栽倒后房园去,我急忙跑过去,麻雀正在地上扑动着翅膀,我拣起一看,发现它们的嘴角都出了血,石子正巧打在两只麻雀的嘴丫上。

我的心突然沉重下来,因为一只麻雀嘴角还没褪去黄色,是老麻雀正在喂一个小麻雀呢,我动起恻隐之心了。本想受伤的麻雀能缓过来,好放走它们。可很快死去。这件事情我印象很深。但我依然没有停下来打麻雀,因为麻雀的肉极具诱惑力。

后来学校组织我们同学捉麻雀,麻雀成了“四害”。管它呢,正是我们男生显示一下伸手的时候了。那段时间,我们都在捉麻雀。有时,也惹祸,不小心打了李家的玻璃找上门来,免不了吃些皮肉之苦。

后来发现,麻雀变贼了,只要我们一钻进小树林里,麻雀们都扑噜噜地飞了。麻雀很难再打到了,只是偶尔掏掏鸟窝。后来,听大人们说,老屋里房檐儿发现了蛇,让我们掏的时候小心点。这谁敢还掏。别说掏鸟了,就是天一黑,都很少出门了。走到房檐处便想到蛇。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都长大了,捉麻雀的事成了童年的趣事。

我听说,很多农村人现在用网来捕鸟,然后拿到城里来卖,一元或两元不等。麻雀已不再是四害了,它应该成了人类的朋友。让我感到很伤心的是,现在城里很难再看到麻雀的影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