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老 苏  

2011-03-02 20:57: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次笔会上。

听老苏的发言挺实在的,能听得懂,就是身边事儿和自己写文章的感悟,博得了大家的阵阵掌声。下会后得知,他也是佳木斯的。后来,老苏凑到我身边说,我听说过你,咱们坐一个桌,一起吃饭,好好交流交流。一位五十几岁的前辈能这么愿意和咱接近,咱有啥不愿意呢。

酒越喝越厚。我们的感情,像是在几天中建立并巩固了。他爱滑雪,一副老当益壮的样子,很多小青年都不敢,他敢,他并不是在证明自己没老,而是他始终都是那个样子,有着一身使不完的劲儿。

也许是不适应滑雪场的环境,我感冒了。没有药,嗓子痒得难忍。便请了假先回佳木斯。

到了哈站,没想到上不去车,车长说什么也不肯安排卧铺。我正去硬座车厢的时候,老苏出现了。“你干啥去?”老苏的声音很响亮。足以振奋我萎靡的精神。我说:“我要去硬座车厢,我感冒了,太难受了,我寻思跟车长说一声,可车长说什么也不肯。”“那你跟我走吧!”老苏的一句话,感冒好了一半。我就跟在的斜后侧,又能听见他说话,又不太远。你别说,我很顺利地回到了佳木斯。

时隔一年,在哈尔滨的笔会上,我们又见面了,和老苏已经有过一次交往了,感觉像熟人一样,老苏当过领导,没架子,是那种很有才干的人,公文、散文、小说写得非常棒,是原佳木斯铁路分局大笔杆子。没有架子的领导当然群众愿意接近,自然他所坐的桌子多了好几个人。听他说话风趣、生动,有时候直面你的问题,我愿意跟这样的人接触,非常活跃,也开阔我的思路。

老苏有着一副难得的认真劲儿。每个字都细细地斟酌,哪怕是标点符号也不肯放过。我被他的这种认真所感动,从他身上,自己马马虎虎的毛病也改了不少。

老苏的文章发表在《思维与智慧》杂志上了,写的是《母亲的车轱辘菜》,非常感人。那天他在笔会上让我看的时候,我只是草草地看了看,就是写当年的苦,吃车轱辘菜,回忆母亲当年不容易,想着自己从贫穷到富有历尽苦难。不知为什么,看后总是忘不掉。索性回到家,我买了一本《思维与智慧》,认真品读起来,才发现,他写得真的很棒。文章结构严谨,有血有肉,每段衔接得非常紧,从车轱辘菜写到母亲,写到自己。他从车轱辘菜里悟出了人活着的所必备的精神,不屈不挠。我感动了,他的这篇文章并在全国征文中得了一等奖。

后来,老苏在佳铁地区组织文友会。我当然首当其冲。我们定期吃上一顿。天南海北地胡侃瞎聊,但大都跟文学有关。聊着聊着,我们入了神,都在听他一个人讲。从出学校门,很难有这样的认真劲,这次真是明白了什么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他的文章多次在黑龙江工人日报、老年报等报纸、刊物上发表,得过国家、省里的很多奖项。

要知道老苏可不像我们,因为他不会打字,只能靠手写,然后再找人打字,校稿,这一系列的事情我们做起来很容易,他有多难呀!可老苏一直就这么做着,没觉得有什么难。也许是老苏的苦吃多了,这些在我们平常人看来是问题的问题,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我挺佩服老苏的,所以写这篇文章作为我们友谊的一种佐证吧。

老苏还是这样坚持着,希望他写得更好更远。

老苏他叫苏云鹏,我也是头一回这么直乎大名。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