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榆树钱馅儿菜团子  

2011-12-08 16:18: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次写就这样的文字的时候,都是在某个深夜;每一次写成这样的文章的时候,都让我热泪盈框。许多个记忆一涌而现,许多次温馨纷至踏来……

忘不了,永远也忘不了,那是深埋在记忆里的童年。

都说童年是金色的童年,然而我的童年却是贫穷的童年。现在看来,我真应该感谢贫穷,因为随着岁月的增长,贫穷一点一点地磨砺着我。直到许多年后的一天,当我脱离“贫穷”时,才真正懂得当年母亲所说的那句“黄连苦,贫穷更苦、穷在大街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古训。贫穷给了我缺衣少食的童年,却带来了“富足”一生的记忆。

————写在阅读前

 

 

榆树钱馅儿菜团子

朱宜尧

 

 

 

那年,家乡闹饥荒,不谙世事的我居然对村里人扒光树皮当成了一件趣事。那时候,我时常因为饥饿肚子鼓个大包,可没过几天肚子又恢复了原状,大包不治而愈。而就在转过年的五月,在饥不饱食的日子里,我居然得了流脑。这是后来我听我母亲说的,险些要了我的命。

那天早晨,母亲怎么叫我也不起床,即便是给我穿衣服这么大的动作,我仍然昏睡着。因为平常我每天五六点钟就起床,到东西两院去叫门,堵小朋友的被窝。母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和父亲商量着把我送到村里的医院。

到了村医院,大夫看不出病症,让家人尽快转院到城里,说刚才我家前院老王家刚刚来过,好像大波也是这种症状,大夫们只是感觉像是流脑的症状,又不敢确定是否真正得了流脑。

流脑就是流行性脑膜炎,是一种急症,治不对症很容易呆傻,甚至会死人的。

我没能去城里医治,因为当时我家的生活条件实在太差。母亲还是堵了一把,就看我的造化了。后来大夫们在我的胸前看到了出血点,这才确信我得的的确是流脑。

我昏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见母亲红肿的眼睛正盯着我看。

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见大人们有些伤心,看到我平安无事,才有了笑模样。

不知道多少天没吃过饱饭了,又因为一天没吃东西,肚皮早就贴到后腰了。回到家,母亲为我蒸了一顿香喷喷的菜团子,在那样困苦的日子里能吃到菜团子,至今都记忆犹新。

母亲将屉布子沾湿了放在了盖链上,然后用锅里的响边水来汤苞米面,掺些少许的麦麸子,搅拌均匀,团成一个半圆形,将馅一塞,便进了苞米面里,用手一团,圆圆的,放在屉布子上。

母亲的手极其麻利,很快二十几个菜团子转眼就齐刷刷地摆在了屉布子上,将链子放入锅中,盖上锅盖,并将锅的外沿用湿抹布溜住缝隙。

锅还没大开,早早地我就闻到了香气,并且不停地往灶坑里加板子,好让锅里的菜团子快一点熟。我听见板子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响,肚子里的馋虫发作了,真想早些把菜团子送到肚子里,便趁母亲不在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掀起了锅盖,可我什么也没看见,锅里黑乎乎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股气流瞬间呲到了我的鼻子上,顿时,感觉到鼻尖火辣辣地,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赶紧跑到里屋去照镜子。

母亲进了厨房见我去里屋照镜子,也跟了进来,问我咋了?我害怕母亲打我,因为嘴馋,没少挨打。母亲说是不是掀锅了?我战战兢兢地点点头。母亲急忙到厨房打了一盆凉水,不由分说地把我的头按在水盆里,让我洗脸,并沾湿了手巾,洗完后敷在红肿的鼻子上。

出锅了,挡不住菜团子的阵阵香气,抓过一个忘了鼻子的疼痛,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母亲说慢点吃,吃急了烫心。没吃几口,果然感觉到心口处热热地,再也吃不下去了,只好等着菜团子凉些了再吃。

我问母亲啥馅的?母亲说是榆树钱馅儿。我知道,每年的这个季节,成串的榆树钱坠满了枝头。我经常爬到榆树上,找一棵茬子坐在上面吃榆树钱儿。榆树钱儿刚放进嘴里的时候,有些渣,嚼着嚼着,水分出来的时候,甜味也跟着出来了,越嚼越甜。我说,哪有什么榆树钱了,村里的榆树皮都磨成了粉。母亲说是南山摘的。我瞪着眼珠子说啥!我突然放慢了吃的速度。南山,村里的人经常去采蘑菇,有十几里的路程。为了让我能吃上一顿饱饭,母亲居然跑到十几里外的南山采了榆树钱!

母亲不吃,只是幸福地看着我吃。母亲说多吃些吧,只要没留下后遗症比啥都强。

为了吃到更多的菜团子,我和姐姐商量,也去南山多采一起榆树钱儿来。没和母亲商量,姐姐逃了课,拿着丝袋子,我们就偷偷地出发了。

我们到了南山,终于找到了,可就那么几株榆树,其它的都是松树。榆树钱好像被人摘过,只是剩些而已,不过,这足以让我们高兴了。我和姐姐一边摘一边吃,直到太阳落山我们才肯回家。

可家里人急坏了,因为姐姐上二年级,中午要回家吃饭的,母亲见我们没回来,急了,找遍了所有能去的地方,可就是不见我们的影子。后来母亲报了案,去大队利用广播来找我和姐姐,一家人毛了鸭子。直到晚上九点钟,我和姐姐兴高采烈地进了家门。不知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的亲戚和邻居们都来了。父亲一看我们回来了,不由分说地给了姐姐一巴掌,母亲紧紧地把我和姐姐拉了过来,姐姐手中的半丝袋子榆树钱儿洒落了一地,我真切地感觉到母亲的泪水滴落到我的脸上,并且瞬间滑落。我们三人哭成了一团……

如今,多少年过去了,我们再不用为吃而绞尽脑汁了。我进了城上了班,并且经营了自己的生意,还算不错,每周都要把父亲母亲哥哥姐姐接到我这里吃上一顿,吃饭时总是聊着过去的事情,比如说两瓶汽水我都上初中了母亲也不舍得让我们喝,一直放坏了扔掉;还有就是仅有一次的蛋糕直到发霉后,才想起来把发霉处揪掉,在锅里热一热让我吃掉……生活总算好起来了,再不是吃上一顿菜团子就是最大的奢望的了,但我仍要记住过去,仍要勤俭,我要写成这样的文字来勉励自己,并告诫自己的儿子:困苦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战胜困苦的信念,富足的日子,我们仍要想着过去的困苦。

 

 

 

2011年12月7日深夜至8日凌晨3时完稿

 

2011年12月8日上午改毕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