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父亲养鸡  

2011-12-13 16:05:0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养鸡

 

朱宜尧

 

 

应该说,父亲一生都没离开过黑土地,后来做了木匠。1989年,父亲从一个木匠一下子转行开始了养鸡。起因是哥哥去了外地求学,增大了家里的开销。

人到中年,父亲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领域,现在想来,真为父亲捏了一把汗。

头一年,父亲试探着只抓了500只鸡。鸡笼是父亲做的,父亲的原则是能省则省。鸡笼分上中下三层,都是用小木条订在主框上。小木条的粗细特别均匀,每个小木条的间隔也很适中,鸡雏的头部刚好能探出来吃食。每层鸡笼的底部都是用细铁丝精心编制而成的筛网。先别说鸡养的如何,单说这鸡笼,很多人看后都不禁赞叹起来。那一条条小格看着就舒服,我想鸡住在里面一定心情舒畅。

鸡舍得先消毒。我看见父亲将窗户缝溜严,只留一道门作为消毒后的通道。然后父亲事先兑好了消毒液装在桶里,桶放在鸡舍的屋地中间,当然了,鸡笼和鸡雏所用的物品一并放在屋地消毒。父亲将另一种液体迅速地倒进桶里,“砰”的一声,瞬间升起如“蘑菇云”状的烟雾。然后很快跑出来,拉紧门。母亲将准备好的封条细致地粘在门缝处。

消毒时间为两天两夜。

消完毒后,开始放味,最初的几天,鸡舍里充满着异味,辣辣的,每次进鸡舍眼睛总是呛得流泪,不一会不得不离开鸡舍。

父亲一边忍着呛,一边还得烧炉子。赶上夏天育雏还好,鸡舍的温度很容易烧到三十一二度。冬天的话,真得烧上几天几夜,鸡舍的温度才能达到规定的要求,这样才就可以进鸡雏了。

父亲对鸡舍的温度的掌握得非常好,以至于鸡雏从不扎堆。很多新开始养鸡的人,在这上面没少吃亏。因为他们每每到了夜里睡过了头,温度下来了,鸡雏一冷,便开始扎堆,超不过半小时,很多鸡雏都会窒息至死。每次育雏的个把月,父亲总是穿着松松垮垮的肥裤进出鸡舍。那一段时间,父亲不分白天和黑夜,直到育雏期过后,夜里才能睡上一个安稳觉。

父亲养了十几年的鸡,育了十几年的鸡雏,没出现过一次鸡雏窒息的人为死亡事件。

鸡的饲料也都是父亲自己配的。有微里元素、化石粉、鱼粉、骨粉,总共有十几种。父亲还怕鸡雏缺营养,还购进了小咸鱼。我还偷过小咸鱼,洗净后在炉子上烤着吃,很香的。

父亲配好营养粉后,便开始粉包米。轰隆隆的粉碎机声,震得脚跟发麻。要是冬天配鸡饲料的话,必得穿得厚厚的棉服,棉靰鞡,天寒地冻的,在仓房里一站就是一上午,冻得边粉料边跺脚。有时候,父亲忙不过来,总会叫上我帮忙。我只能粉料,不住地往粉碎机里添包米。如果我粉完了料,父亲还不来,我便开始拌料,学着父亲的样子,从东面一揪一揪地拌到西,再从西一揪一揪地拌到东,直到自己满意为止。想着让父亲省点力,可没想到,父亲总是不满意,说我拌的不均匀,鸡吃了会营养不良。然后很认真的样子,一遍一遍地拌着饲料,有时他将冻成小块的微里元素敲碎,均匀地搅拌在一起。

除了这些,还有就是给鸡打疫苗、断嘴、滴鼻等等。我最怕这样的活,因为每次都要干到二半夜。而且父亲还极其认真,什么时间打疫苗、什么时间断嘴、什么时间滴鼻,都要一只一只的过筛子,不能漏掉一只。每次我都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完事呀。

那次,鸡都养到了快要下蛋的时候,每天早上都有几只鸡莫名地死亡,父亲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问题,难缠了好几天,查遍了手头上所有书籍,还是没找到答案。父亲便请来沿江乡的兽医,鸡被解剖了,发现了鸡的心脏有些小。那位兽医一边讲,父亲一边记。什么心脏、肝脏的病变,以及鸡屎颜色等等,父亲足足记了好几页。从那以后,父亲的养鸡水平步入了“专业化”水平。如果说1000只鸡雏,等到下蛋的时候,还剩980只到990只左右,父亲创下了小村养鸡的最高纪录。

1992年,父亲等着收回养鸡成本的时候,灾难突然降临了。全村的鸡都受到了一种叫“法氏囊”疾病的威胁,无一例外。父亲的鸡也受到了此病的感染。连大鸡带小鸡总共有2000只左右,足足死了一半。母亲不敢上前,就躲在一角偷着流泪。父亲也一直阴沉着脸,家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大气不敢喘,小气不敢出。

鸡死了,父亲撑着丝袋,我用铁锹伤心地一锹一锹地戳着装进袋子。记不清装了多少丝袋,后来我和父亲骑着自行车驮到了离村很远的荒地处,挖了一个深坑,把鸡给埋了。夜里我听父亲和母亲的话,父亲粗算了损失,这些鸡养到快下蛋的时候合20元一只。

事情过去了很多天,有一天,我在当院玩儿,就听见鸡舍里好像有什么声音,走近了,才听见了是哭声。我躲在窗后,看见母亲在鸡舍的一角愣愣地看着鸡,发出嘤嘤的哭声。这件事情虽然过去了很多天,但对于父亲和母亲来说无疑是最大的伤害,只不过父亲没表现的那么强烈。

父亲没有被困难打倒,转过年的春天,照例抓了1000只鸡雏。父亲的执著也许感动了上苍,以至于后来养鸡都特别的顺。

鸡养顺了,可鸡蛋到了夏天就是淡季,天热,鸡蛋放不了两天。有些商贩趁机压价,更有甚者订好地商贩一连几天都不来。父亲不怕他们的阴招,便自购了蛋桶,每到这个季节,自己出去卖蛋。头几次,父亲心实,卖蛋没经验,明明是180斤的蛋,费了好大的劲儿,卖完了却是170斤的钱。父亲百思不得其解。很长一段时间,父亲才发现,180斤是一称的斤数,而用小称一称一称地卖,每称父亲都给高高的,这下称下来,180斤的蛋自然会收到170斤的钱。

经常卖蛋,父亲出了名,商贩调侃父,人家老朱行,里里外外都他一个人。可时间长了,他们还得求生,还得去卖蛋,他们嘴也不说了,有求父亲,这时的父亲从来不和他们计较。父亲真的出了名,乡里都知道,不仅是父亲养鸡成了“万元户”,父亲的三个儿女在养鸡这艰苦的十几年间相继考上了外地学校,走出了农村,成了很多人都羡慕的榜样。

父亲早已过了城里人退休的年龄了,生活也再不像以前那样不堪回首了了,我和哥哥姐姐商量,不想让父亲这样操劳,几次回家劝父亲,正赶上那几年鸡蛋的市场价格一直低靡,父亲终于泄了气,便卖了他所有的鸡笼和房舍,和母亲一起搬到了城里,父亲的养鸡生涯就此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