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隔壁的音乐  

2008-10-10 19:54: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房间里流动着隔壁的音乐。

隔壁的音乐特别舒缓,舒缓的程度足以让我这个每天要写上千把百字的人懒懒地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写,什么也不想,静静地听着音乐里面的东西。

那些日子不知怎么搞的,我一闭上眼睛,便是青青的山,潺潺的水,蓝蓝的天,就像触手可及。

一整天我都被音乐包围着,心情好了许多,那种压抑随着音乐飘散得无影无踪。心情好了却一丁点儿写作的兴趣也没有。便摇着那架破旧的轮椅吃力的走出被音乐包围的小屋,我想见一见新来的隔壁。

我在门外转悠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走进那扇已经敞开的门。我总是这个样子,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想法的出现,却又被自己的行动而制止了。我害怕别人看见我那残缺不全的身体,我害怕见到新来的隔壁后会有欲说无语的尴尬。

隔壁是个理发店,上面写有“新艺理发”的字样。

 

时间就在滚动的轮椅中消逝了一个钟头。我想我应该回屋了。轮椅的响动惊动了她,她出来看见正在摇着轮椅的我,笑眯眯地看着我,并指了指我的房门说,你是隔壁的吗?我点点头。她便友好地帮我推进屋里。

她,个子不高,挺活泼的,一头乌黑的垂肩发仍然挡不住堆满笑容的脸蛋儿。

我发现,我的文思如涌,居然把那些天落下的东西全都补上了,而且每天还以两倍的速度向着目标前进。我还发现我习惯了音乐所包围的小屋,让我惊喜的是每天我都想出去转转,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而且我颠倒黑白的日子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恢复到了正常的起居生活。

隔着窗子,看见她每天早晨八点钟左右来到理发店,天一黑便关闭拉链门,也随之关闭了劳累一天的音乐。

她穿着一双很高的高跟鞋,走起路来显得很不自在,发出清脆的声响,让我很容易想到《猫和老鼠》里面洋洋得意的小老鼠,那种姿态像是有意在模仿。

心情的转变小说也跟着也发生了质的变化,文字洋洋洒洒,欢快得像个孩子。

 

大约过了一个月,那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就听见隔壁的音乐狂响起来,音乐的节拍让一个听惯了舒缓音乐的人变得烦躁不安起来,感觉心都在颤动。音乐持续了很长时间,足足有两个钟头。然后突然静下来,我从烦躁不安的情绪中变得手无足措起来。我没有心情去洗漱,呆呆地望着窗外,或许,只是一点点希望能见到隔壁而已。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看样子已经下了有一阵子了,路上的行人早已归巢,只有少数的人抽筋巴骨地顶着伞步履匆匆地前行着。

我的脸紧紧地贴在了玻璃上,雨顺着玻璃的外面流了下来,凉凉的。一个大早晨她怎么会这么有兴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然而我却随着天气的变化心情变得糟糕起来。

突然一个身影进入我的视线,一个大大的个子,腰间背着一个人,那个人举着一把紫色的雨伞,不时地转动着,玩着新花样。那个男人个子大,年龄也有三十开外,那个被背着的人倒像个小孩子。就在她转动雨伞的一刹那,我突然看清了,那个腰间的人正是隔壁的小女孩。真浪漫呀,旁若无人地,像是世界就是他们俩个人一样。可我就在不足十米的玻璃窗内。就这样,俩个人在雨中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浪漫。

不知为什么,我鄙视起那个小女孩来,她那原本笑盈盈的脸突然变得面目可憎起来。我不想再见到她,可我又不离开那扇窗。只是目光转过去像是没看见他们一样,用余光盯着他们,默默地,在一个残疾人的心里交织着变数的情感。

我发现自从我坐在轮椅上的那一刻起,我的情感极具有两极化。要是好的话,跟正常人没啥来样。心情要是说不好,一下子走到好的另一端,一种可怕总是在升腾着。比如在大街上随便见到一个人,只要停留几分钟,让我看见他的面容,便会莫名其妙地想着自己的拳头落在他的脸上,然后再一顿爆打。这样的想法着实让我有些害怕,害怕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

他们在雨中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男的累了,便把她放下来,我看见他们俩个人相差了一大截,侧着半个身子紧挨着进了理发店。

窗外没了视线,我把脸转向他们刚才浪漫过的地方,目光定格在那儿,什么也不想。

隔壁的音乐没有响起。至少我没听见。

从那以后,隔壁的音乐变得激昂起来。我猜想着激昂的音乐准会是那个男人来了之后的杰作。

俩个人的世界总比一个人要好些。我静静的在一个人的屋里想着俩个人的世界。我故意制止自己有这样的思想,便在本不大的客厅中间来回地转动着我的轮椅,以分散我的注意力。

这个世界情感是最具有变数的东西,像云像雾,让人琢磨不定。

我开始杞人忧天起来,为那个小女孩担心。她怎么会找一个比自己大上十岁的人为伴呢?那她怎么又不可以找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男人呢?法律又没说不可以,又没说年龄大不可以,恋爱自由,无可厚非。自己的想法被自己推翻了。至少我的思想容不下这样的恋爱这样的婚姻。别人的事情我最好不管,最好想都别想。可……不管是不管,可想都不能想吗?想一想还是可以的。

 

我的小说再一次陷入了僵局。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态,我开始训练自己的思维与身体,围着那趟平房转上几圈。几圈下来,气喘吁吁的我连进门槛的力气都没有。我又开始抱怨起来,当时设计门的时候,怎么就没取消门槛呢。正当我无计可施松口气的时候,突然冒出了奇怪的想法,她会不会出来帮帮我?我抬起头斜视着,透过隔壁的门玻璃,却看见小女孩躺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就像一个小象躺在老象的怀里一样。我分明的看见,看见那个发椅倾斜到最大的程度,像是稍一用力就有折断的危险。女孩的黑发把俩个人的头深埋了起来……

我突然变得气极败坏起来,用力过猛,跌在了门外。我吃力地爬起来,迅速地进入到门里,把那个破旧的恨透了的轮椅丢在了门外。

响声惊动了正在亲热的隔壁,小女孩出来看了看,只看见那个轮椅,想都没想,说了句,是隔壁的轮椅,说完便进了里屋。

我害怕她看见,躲在了一墙之隔的墙壁上,像一只受了伤还不愿意接受别人帮助的壁虎,伤心地看着自己的轮椅,却发现以前可以俯视的轮椅居然如此地高大起来,地面离我是那样的近,近到清楚地看到它的皱纹。

我的心情变得更加地糟糕起来,开始闭门“修养”。只是偶尔夜里出来放放风,伤心地感受着秋天的到来。瑟瑟的秋风却让我更加感到生活的不如意。那一夜直到天空泛着鱼肚白才入睡。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动了正在熟睡的我。我醒来一看天已大亮。透过门玻璃看见外面站着两位民警。

他们的到来,让我有些局促不安起来,以前慢惯了的我怎么也快不起来。他们俩示意我不要着急。

“我是来咨询关于隔壁事情的。”其中的一个人说。

“什么?隔壁?”我感到非常惊讶。

“对,那个女的失踪了,你什么时候见到她最后一面的?”

“记不清了。”我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什么时候见到她的最后一面,我说:“他怎么了?”

“有没有什么人经常来理发店?”

“没有,至少我没看见。”

“你再想想。”那个人停了一下接着说:“根据我们对俩人的手机号码的调查,她总给一的一位男子……”

“那你找那个男的不就得了吗?”

“你听我把话说完!”那个人急了。“俩人通话较多。我是想找那个男的,可叫那个名字的人全城有100多号……”

“是有一个男的经常来,我想起来了,但我确确实实没看清那个男人的脸。”

“走吧走吧。”另一个人急着说:“问也白问。”

他们两个走后,我才发现是有几日没听到隔壁的音乐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得平淡无奇,我还是老样子,白天是黑夜,黑夜是白天。

一个落了雪的一天,女孩挺着肚子出现了,隔着窗,我惊奇地看着她,让她有些不自在,那个曾经灿烂得整天笑盈盈的脸早已定格在了记忆的深处。她倒老鼠见了猫一样,不顾及自己的身体,飞快地钻进屋里。我极力地听着,隔壁再没响起那些舒缓的音乐。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