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父亲的见证  

2008-09-22 18:47: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父亲是很少说话的,即便是我们儿女们犯了错误,父亲从不训斥我们,只是母亲充当那个角色。可今天父亲实在是太高兴了,酒多了话也多了起来。

父亲说,明天有时间你把钟钉到墙上。

我看了看那个与整个客厅极不协调的滴嗒滴嗒地走个不停的钟,说,还是换一个吧,明天我掏钱去买一块钉上。

父亲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说,其实我也不想要,你说这么大的屋子,一百多平米,这么现代的装修,挂到哪它都不太合适,但,为这事我已经跟你妈商量过了,扔了,太可惜了,你妈也舍不得……

一个钟有啥舍不得的,我打断了他的话。

有啥舍不得的?你知道这钟花了多少钱?五十块!你知道当时我一个月挣多少钱?三十五块一毛九,挣了七年!七年!父亲的手做了一个“七”的动作。接着说,后来才涨到四十一块八毛二。

父亲的一番话让我非常震惊,他居然对几十年前的数字记得如些的清晰。

酒精的作用真的发挥了,父亲的话更多了。那时候临时工每天一块三毛八,就是这么少我每周都不休息,干完六天的工作日,周日还做临时工……

在厨房涮碗的母亲听了打断道,得得得,别提那些老黄历了。

可父亲还在近乎于固执地说,你算没算过咱家搬过多少次家。

我摇头,有记忆的得有四五次吧。

父亲说,十三次家,十三次搬家我都没舍得丢,我都能破纪录了。

我惊讶地看着父亲通红通红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地光亮,而眼圈儿里却闪着晶莹的泪花。

小时候,你记不记得,我和你妈都上班(铁路大集体职工),你住在你姥家,你小妹却待不惯,三天两头有病,没办法,我们只能把她接回家,等我们上班了,用绳子拴在她身上,她一边是饭盆,一边是尿盆,然而过了一周还得急匆匆地赶到二号(江口的一个村子),晚上去,早上还得赶回来,为了再看看你,风雨不误……父亲的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不敢正视父亲,哎……伴着一声长叹,父亲起身去了卫生间。

我听见卫生间哗哗的流水,父亲可能在洗脸。不一会儿,父亲出来的时候,有些颤微微的,手里却拿着一块抹布,慢慢地蹲下身子,轻轻地擦拭着已经见证父亲半生的那块钟。

我本来想抢过抹布,不知怎么了,鼻子一酸,泪就在眼圈儿里转悠,久久不肯散去。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