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我和爷爷  

2008-08-22 22:20:0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小时候,我爱骑爷爷的脖梗儿,像骑着一匹肉乎乎的大俊马,一颠一颠的,从村东走到村西。也会走到很远的莲花泡,直到屁股坐疼了才肯让爷爷把我放下来,挽起裤管儿,淘气地摘一朵莲花,站在水泡里戏水。

莲花泡的莲花多得像数不清的星星,那里便成了我童年的游乐场。

我的整个童年都是和爷爷一起度过的。要是把莲花泡比作游乐场的话,那么爷爷一定是我童年的“玩具”。因为没有一个小朋友愿意和我玩,他们捉弄我,说我是“臭老久”的儿子,要是我还嘴的话,他们就用泥巴远远地向我扔来,占了香油的他们很快地便一哄地散了。

我那时也恨过父亲。后来听大人们讲父亲挨批斗了。他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被强行拉到一个很远叫不出名的地方劳动改造(父亲现在也不愿意说出那个地方的名字)。

几年的时间里都很难见到父亲。有一天夜里,父亲偷偷地跑回家来,父亲的回来让我和母亲感到非常的惊讶。母亲草草地为父亲做了些吃的,便睡了。第二天一早,父亲就被人抓了回去。爷爷说父亲少不了挨些皮鞭,爷爷还说是母亲翠兰告发的。我不相信,母亲是父亲最爱的人,她怎么会忍心告发自己的爱人。

那天,家里突然闯进了一帮子人,说母亲是个好同志,她认清了形势,和一个不可饶恕的人划清了界限。此时的爷爷就站在一旁附和着,还不住地点头,末了,在爷爷转身的一刹那他落泪了,用手轻轻地拭去就要滚落的泪珠。因为这件事我问过爷爷好多回,直到连我自己都感觉有些腻歪才不在纠缠下去。

那时候,爷爷百般地疼爱我。不会让我受到半点的委屈,整天和我在一块,因此成了村里有名的“老顽童”。不懂事的我居然也这样地叫起爷爷来,可爷爷从不生气。

在我们村很少有为生计而奔波的,自产自消,生活倒也过得去。父亲在的时候母亲并不为了生计发愁。然而母亲的突然离开,让我一生都难以忘怀。那天,我清楚地记得,母亲什么也没带,走的时候只是蹲下来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总也不肯放手,不停地摸,说是去老家一趟,很快就会回来的,让我听爷爷的话。我当时很乐意,因为母亲说他会给我带好多好吃的,我便答应了。从那以后,母亲再也没回来,我再也没见过母亲。几次夜里流着泪哭着喊母亲,便嚷嚷去老家找母亲。爷爷总是在大包小裹里面摸出一块冰糖来塞在我的嘴里。要是白天想母亲的话,爷爷让我骑他的脖梗儿,去莲花泡打玩耍。很快我就忘记了刚才想去找母亲的想法。后来我只是在照片上看母亲。母亲在我记忆中的印象渐渐地淡忘了,只有母亲临走时蹲下来抚摸我的情形,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像镂刻在心灵深处一样,挥之不去。

母亲走后的日子,爷爷在日历上划来划去的。我想他是在盼着有一天父亲能回来。

爷爷一面照顾我,一面忙着地里的农活。在母亲走后的半年的时间里,爷爷就苍老了许多。头发白了,背弯了,疾病也悄悄地贮入了体格。

在我12岁的一天的下午,我记得是个秋天,我和爷爷正在地里收土豆。父亲奇迹般站在了地头。几年都没见到父亲,感觉到是一种害怕的陌生。爷爷却兴奋得说不出话来,身子却不停地颤抖,一下子栽倒在地里。父亲赶紧跑过来想扶住父亲,但还是晚了些。爷爷是见着父亲高兴得的病。我不想信父亲的话,我只相信爷爷。后来医生检查是患了脑出血……

出院后的爷爷半面身子不受使,仍然需要调理。为了能让爷爷得到锻练,父亲便为爷爷做了一个手杖。那是一个带有自然变形的树干制成的手杖。爷爷拄着它便仍然能和我一起去莲花泡了。只不过爷爷只能看,再也不能打鱼捞虾了,让我很伤心很伤心。

手杖可能不合爷爷的手,磨出了泡来。我便用布条缠在手把的位置上,我想这样可能会好些。爷爷嘴里说不出几个字来,但看得出来,爷爷从内心发出来的快乐,一直挂在脸上,久久不曾消散。从那以后我一直惦记着,等生活好了些,一定要给爷爷买一个好一点的手杖。

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爷爷的病情有所好转,也能说出不少的长话来,但行走一直丢不下手杖。那时候,我对爷爷说过:“等我有钱的话,一定给您买一个像样的手杖。”爷爷却说:“挣钱多难呀,还是节约点好,我不是有嘛。”说完,爷爷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满足的欣慰。

时光荏苒。我考上了西北的一所中专。可那时爷爷的病情就开始恶化,父亲一直没和我说。那天上过晚自习,我在学校附近的邮局打电话给王婶家(当时我家没有电话)。刚开始的时候是王婶的小儿子接的,他说:“你还不知道呢吧,你爷死了。”脑袋嗡的一声,像是炸开了一样……听到我没声音了,电话那端急火火地喊“老孩老孩……”

我不知道我怎么回的寝室。只记得那一夜没合眼,哭着到的天亮。我想着和爷爷一起度过的童年,骑着爷爷的脖梗儿,一老一小,那样的画面清晰地出现的每个清晨和黄昏,现在想来鼻子仍然禁不住一酸,泪便流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