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咸咸的冰糖葫芦  

2008-07-20 20:09: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笑天

 

妻子爱吃冰糖葫芦,每次逛街,总是买一串,又总是让我打头阵先尝尝然后她再吃。

其实,小时候我最爱吃冰糖葫芦了。一到冬季,琳琅满目的冰糖葫芦上市了,看着亮晶晶光溜溜的冰糖葫芦真诱人,不馋出口水来那才叫怪呢?每次听见街上叫卖冰糖葫芦的声音,我便央求母亲。如果母亲高兴,一准儿会掏出两毛钱递给我。不管不顾的我冒着大冷的天儿光着脑瓜儿兴冲冲地换回一串冰糖葫芦。要知道我从来不会先吃的,就像家里来了客人我们从来不敢上桌儿一样,总是让母亲先尝一口。母亲又总是吃上一小口,便知足地笑着说,我老儿子真懂事儿!

后来奶奶家也学着做起冰糖葫芦了,我便时不时地去奶奶家,花掉大量的时间陪奶奶玩儿。有时候,奶奶的心口热,想吃串糖葫芦,我自然也能分得一串。在我的记忆里我是从来没向奶奶伸手要过糖葫芦的。

有一次我拿着奶奶给的糖葫芦回家的时候,又听见父母在吵架,这样的吵架我是经常听到的。我害怕要出事,便唯唯诺诺地进了屋,父亲见我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便更加气愤,你又去奶奶家要糖葫芦!还没等我说话,父亲那重重的巴掌狠狠地不可挽回地落在了我的脸上,顿时,我的脸就仓了起来,火辣辣地。然后父亲用力地跺着掉在地上的糖葫芦。我害怕得气都不敢喘,紧紧地贴靠在墙上。可父亲仍然不解气,不听母亲的阻拦,抓着我的肩膀,将我拖到大门外的街上,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鞋不知什么时候丢掉了……脚像针扎得一样。当时我真的想跑到同村的四舅家,可我不敢,我害怕父亲打折我的腿。数九的天,漆黑的夜,我就在冰天雪地里光着脚丫儿哆嗦了半个多小时。在母亲的苦苦哀求下,父亲终于肯饶恕我……那一夜母亲紧紧地抱着我,我一直无法入睡,只是微闭着眼睛。母亲的泪水滴到我红肿的脸上,凉凉的,滴进我的嘴里,咸咸的。

我再也没有去过奶奶家“要过”糖葫芦,去奶奶家的次数也少得可怜,我也不愿意再去奶奶家了。偶尔去一次,也是父亲带着我去的,奶奶将糖葫芦送到我面前我死活不肯接过,即使是父亲允许我也从未接过。父亲终于说我懂“礼貌”了。也就是从那以后,听见街上的叫卖声,从来没央求过母亲。母亲后来是有察觉的,问过我,但我每次都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摇摇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真的不愿意吃。我害怕甜甜的冰糖葫芦是母亲的咸咸的眼泪。我的童年也就是从那以后早早地结束了。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忆深刻,每次看见街上亮晶晶光溜溜的冰糖葫芦,不觉得一阵阵刺痛。我并不怪我的父亲……

咬一口妻子手中的冰糖葫芦,妻子说,好吃吗?我点点头。妻子猛地咬了下来吞在嘴里,片刻便吐了出来,责怪我说,这么难吃的你也说好吃!我对妻子轻轻地说,它比我童年的冰糖葫芦好吃多了。妻子狠狠地剜了我一眼。

 

三江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