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卖瓜子的大娘  

2008-07-20 20:01: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眼看就要放寒假了,我从教室出来想到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两张“福”字,想装扮一下教室,好有个过年的喜气劲儿。可刚到校门口,一位大娘便拦住我,可怜巴巴 地说:“姑娘,省省好吧,买点我自炒的瓜子吧。”这时我才仔细地打量大娘。一身褴褛,不忍入目。但我还是收敛了自己的目光,忍住自己的情绪尽量与老大娘交谈。

“怎么了?”

“我就是想让你买点儿我的瓜子,回家好过个年。”

她这么一说,还真把我给弄懵了,我说:

“大娘,有事您慢点说。”

“孩子,我就是想让你买点儿我的瓜子,好和孙女过个年。”

我还是很糊涂,没办法,我只能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家里都有谁呀?为什么他们不出来?”

“我有一个儿子,去年出车祸了,死了,后来儿媳妇也不知道去哪了,我找遍整个城市可连个影子都没有,只有我的孙女和我一起过日子。”大娘说到“死”字语速极为慢,显得有些伤心,我开始有些后悔起来,这么一大把年纪我真不该多问,。老大娘接着说:“我孙女只有7岁,今冬还没有棉袄呢。可懂事儿了。你看,我眼睛也不好,把瓜子炒煳了!,孩子你就将就将就吧。”

我真的有些愧疚起来,忙说:“没关系,买你五块钱的好不好?”

“好好好!那你自己看着装吧!”大娘这时才有些兴奋。

和学生们贴福字的时候,我还在想那位大娘,眼看就要上课了,我怎么也没有进入讲课的状态,一直想着那位衣衫褴褛的老大娘。

玲声已经响过了,我站在讲台上,不知道该讲什么。想着她的样子,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曾经靠捡学校扔的白菜叶和煤煳度日的母亲,那是我亲眼所见,每次我都上前和母亲一起捡,可母亲从来都不允许,怕同学见了会耻笑的。我就站在热闹非凡的校园的角落,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另一个角落里做着女儿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如今我已经成为一名教师了,我应该教育我的学生,让她们做一个对社会有爱心的人,所以,对这些不谙世事的“清汤挂面”说起了刚才我在校门口的一幕。我的班长站了起来,说:“老师,我代表全班同学去再买一点儿?”另一个同学紧跟着站了起来,“老师,我也要去。”我突然被这些孩子的表现而感动,还没等我做出反应,一个个孩子都站了起来,一齐拥到了门外……我开始有些后悔起来,要是校方知道我会受处分的。可孩子们的爱心我又求之不得的。

做老师这么久了,我还是头一回站在讲台上不知该讲不该讲,百感交集,百味其中,是被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所感动?还是怜悯这个衣衫褴褛的老大娘?说不清。当我看到我的学生们一个个回来的时候,我的意识终于清醒了。我说:“谢谢你们,你们都有一颗爱心,我希望你们永远都有这颗爱心。快过年了,这节课的主要内容就是嗑瓜子,要记住其中的感受。”学生们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一个同学站起来打破了屋里的宁静。“老师,瓜子有点苦!”我点了点头。屋里有恢复了宁静。快下课的时候我对全班的同学说:“这瓜子的确很苦,那是因为老大娘的眼睛不好,根本看不清瓜子的生熟程度。只是为了她的孙女她才有卖瓜子活下去的勇气。女孩的父亲去逝了,母亲也离家了。你们却有一个完整的家,有爱你疼你的爸爸妈妈。我想你们把今天的事情跟你们的爸爸妈妈说了,把这些瓜子送给你的爸妈,他们决对不会说苦的。”

下课了,我想对那位老大娘说再别费心炒瓜子了,直接把生的拿来,我会帮她卖,一分不会少的。可我去的时候,老大娘刚刚离去,看着老大娘蹒跚的背影,我猜想着老大娘此时此刻脸上一定洋溢着幸福的笑,那皱纹的凝结就如雨露滋润过的花朵一样灿烂。

 三江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