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抓秋膘  

2008-07-20 19:48: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每年的立秋,母亲总是要包一顿肉馅饺子的,说立秋是要抓秋膘的。在那一天,母亲从不让我们吃素,尤其是黄瓜。难怪,我读到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才30公斤。

其实,我还是很爱吃黄瓜的,不是为了营养。只是因为在那个捉襟见肘的年代很少吃到黄瓜(家里没有院子)。能吃上黄瓜已是很奢侈了,管它立秋不立秋呢。那时候,奶奶家扣大棚,年年都要种些晚黄瓜。那些鲜嫩欲滴、顶花带刺的黄瓜居然对我够成了极大的诱惑。我总是远远地盯着大棚里的细长的家伙,口水止不住地往肚子里咽。奶奶看不过,便摘一根给我。我又舍不得吃,只是象征性地咬上一口,然后一直盯着奶奶,趁奶奶不注意的时候,慌乱地塞在怀里,便一刻也不停地跑回家中。当我把那根半截的黄瓜递给母亲,母亲总是盈着泪,掰一小截儿,和我一起坐在院中的小板凳上津津有味地吃着香脆的黄瓜。

饺陷只有少许的碎肉,多称些肥膘。用清水冼净、再剁碎,用调制好的馅儿料煨上,然后再和上些面,剁些白菜,包好就是了。当然,这样的碎活并不是由母亲一个人完成的。我总是没等母亲吩咐便冲在前面,主动承担下来剁馅的活。因为每次剁馅我都像有特异功能似的能闻到饺子的香气,好像是饺子已经吃到嘴里一样,美滋滋的。母亲一边和面一边嘱咐我,慢点儿,别伤着手。要知道平日里我是很粗心的,十岁了鞋还是经常反穿,母亲因此没少说我。可剁起饺馅儿来我是非常有耐心的,不但从来未曾伤着手,还能把饺馅儿剁成细细的、碎碎的,以致于二十几年后的今天,一包饺子剁馅的活就包在我身上了。

待饺子下锅的时候,抽空扒几瓣大蒜,倒碎呈糊状,加入适量的酱油,搅匀,舀一勺放在碟子里,依个人口味再加入少许的醋。当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儿的时候,已经迫不急待了,夹上一个放在碟子里醮上些佐料,伴着丝丝屡屡的香气吞到嘴里,烫得舌头在口腔里像一个机械的运搬工,前后左右不停地转换饺子的位置,并喘着粗气,更快些带走些热量。然后使劲地咬上一口,冒出一股油水来,香气一下子浸满口腔、鼻腔。瞬间润盈了整个胸腔,再由流动着香气的血液输送到身体的各个细胞。这时每个汗毛孔都开了窍,透着那种气香,真是酣畅淋漓。

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包饺子有我的“功劳”, 也许是因为童年的贫困,吃饺子的时候格外卖力。

每年的立秋母亲都不例外,都要为我们儿女包一顿好吃的饺子。如今,母亲老了。今年的立秋,妻子说咱为母亲包一顿饺子吧,我是很受不住“别人”对母亲好的人,话音刚刚一落,泪水伴着酸痛盈满整个眼框,我赶紧转过脸去,伸手拭去正要滚落的泪珠,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我和母亲在院子里一起吃黄瓜的画面……

 

先行 哈尔滨铁道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