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生生圈儿河  

2008-07-20 19:40:3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童年的时候,家住的地方有一条河。那条河的样子九曲十八弯,人们称之为“圈儿河”。在靠山吃山和生活十分匮乏的年代,居住在那里的人家,自然就过着打鱼捞虾的日子。没有打过鱼捞过虾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单靠生产队分得的土豆、白菜来填毫无油水的肚子根本无从谈饱。而我又是个“小馋嘴儿”,所以我从小就和爷爷在圈儿河一带游走,爷爷打鱼,我捡鱼,几乎天天都重复着这样的事情。但最能激起我兴趣的并不只是这些,而是在捡鱼的空余时间里钻进杨草丛中捡一些野鸭蛋。野鸭蛋的窝离地面约有一尺高,一窝蛋少则几只,多则十几只,几十只。那独具魅力的野鸭蛋,泛着绿莹莹的光,对着太阳一照便看见里面有一金黄色的圆,分不清是太阳还是蛋黄。野鸭蛋对于我们这些穷孩子来说,最为奢望的美餐了。吃起来真是分外的香,余散在口腔、鼻腔里的香气更是回味无穷。可杨草长得十分茂密,根本透不过气来,以致于不敢在里面呆上过多的时间。爷爷总是提了耳根子提醒我,但那绿莹莹的野鸭蛋飘散出来的香气实在难挡。

 

圈儿河里的鱼同样诱惑着我,多到㖞上一瓢水就能舀上鱼来,这毫不夸张。而且那里的鱼都够个儿。捧在怀里个个都能让外乡人兴奋上几天。赤着脚,光着上身,就可以在塔头间摸上巴掌宽大的鲫鱼,一顺水都那么大,甚是喜人!摸鱼的姿势根本不需要什么技术要领,自然而然地就往你手里钻。一时间,鱼会嘬你的脚,痒痒的。也会在你不经意间从你的手心里溜走,看着泛起的浪花断定又是一条不小的鱼时,自己开始有些后悔,便格外小心。摸上个把钟头就能摸到一鱼篓。那时的人们单是为了吃,决对不是贪吃,决对不像而今的人们一直都在向世界索取,名誉、地位、金钱、爱情……永不餍足。那时的吃只是图个“饱”,穿只是为了“暖”,以致于家家都是一贫如洗,并无大异。要是在初春或是深秋,人们穿着水衩,凿开冰排,鱼会顺着冰排翻滚的方向轻而易举地呈现在你面前。那时鱼的身子都有些僵硬了,再用巢罗子一兜,白花花的鱼便装满了。

 

圈儿河的两边分散着的塔头也是错落有致,像是人们精心安放在那里似的。塔头上长的都是快如刀韧的三棱草,经常是在摸鱼的时候不小心将胳膊划伤,上了岸才发现胳膊火辣辣的疼。

 

圈儿河一带的杨草是出了名的,远近各地都用这里的杨草来缮盖房屋的。杨草分为几种,有大叶章、小叶章,还有哑巴章的。大小叶章均是高矮粗细之分,哑巴章与之区分是不吐穗儿,说起来就是那种既不开花也不结果称之为“哑”。杨草生来就是青青的,到了成年以后,它的根部须微带些紫色。也有的杨草生来根部就带有紫色,这不妨碍人们对杨草的区别。刚才提及到人们缮房用的杨草都是些小叶章,它能长到一米一二,而令人惊叹的是它的粗细却不及一根火柴棍儿。人们在圈儿河涨水之前,割下来捆成捆儿晒干,再一层一层均匀地铺在房顶,再用带了铁刺的木爬子从下往上的拍打,茬口一层一层地叠接。这样缮过的房顶既保温防雨又经济实惠,至少能用上三五年不用再修缮。

 

如今人们都住上了红砖绿瓦房了,再不用杨草来缮盖房屋了。可杨草依然成为人们家居的新宠。白粉墙上悬挂杨草加工成的装饰品,令人在观赏之余对其材料的自然质感留下深刻的印象的同时,更加增添别样情趣,甚至带有原始野味的家居风格,那种崇尚自然、古朴之美显得淋漓尽致。此间,外界的浮华与喧嚣被挡在了门外,只有一片静谧与安详。邀三五好友,对月品茗,真有一番世外桃源之感。

 

圈儿河是有生命的。我不知道圈儿河流淌了多少年,还能流淌多少年。但我知道圈儿河自生那天起就养育了数以万计的人们。那些受过圈儿河“恩赐”的老一辈已经故去的人们就是最好的佐证。

 

 

哈尔滨铁道报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