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编外巡道  

2008-07-20 19:33: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我是在探测站做周检时认识他的。其实也不能说是认识,只是一面之缘,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只记得他个子不高胖搭搭的,帽子下面仍然掩示不住花白的头发,穿着一身铁路老式的呢子大衣。

那天下过雪,刚刚放晴,天气很冷。我们正做着周检,远远地看着他沿着铁道线走来。要知道,在这样的天气,这里是很少有人走的。起初还以为他有些精神上的问题,可近了,看他一身打扮才知道他是铁路人。他看见我们检修,停了下来,并与我们攀谈起来。

“你们是红外线的吧?”

“嗯。”我只顾手里的活,并没有抬头。他却依然在问:

“你们一周检修几次?”

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很不礼貌地说:“你是铁路退休的吧?”

他显得很高兴,笑了笑:“对――喽!”声音拉得老长,极具幽默性。他笑着还不走,看样子很愿意和我的不懂礼貌的小字辈的铁路人交谈。

“你们可赶上好时候了!正值铁路跨越式发展,我们那时候搞的是‘人海战术’,这机械化程度多高。”说着跺了跺脚,示意这线路机械化程度高。我点了点头。“在早我们工区田麻子,朱大耳朵都是有名的干将,哎,可惜呀,没剩下几个喽!田麻子活着的话也该有84岁了……”老人还想继续说,但我却打断了他的话:“老了,也该享享清福了,这么冷的天还出来干啥?”

“呆不住哇,趁身子骨还硬实我得多看几眼这条曾经我包修过的线路,你看这线路多好,看不够呀!我也不光为这,还拣一拣垃圾,有卖能的就卖几个钱,不能卖钱的就当清理垃圾了。”老人停了一下接着说:“我啥都管,没有我不管的,这一带公安处和工区的都认识我。”老人很得意,脸上散发着光芒。说完就默默地很深情地看着我们做周检。

好半天,我突然注意到老人的脸上再没有一丝笑意,居然显得有些悲伤来。后来,老人静静地走了,丢下一句“再管也管不了几年了。”

望着老人的背影,我陡然地愧疚了许多,自惭形秽。要知道老人对铁路有着无比的深情,对铁路的爱胜过我们,胜过一切,入骨入髓。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永远年轻,永远为铁路奉献自已。但愿意有一天我将成为老人精神的延续,让老人不再失望不再悲伤,就如那条永不相交的钢轨,伸向遥远的未知……

 

哈尔滨铁道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