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藏猫猫  

2008-07-20 19:32: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上个世纪80年代,山村的孩子大都没有什么游戏可做的。在我们莲花泡,村东头有一个场院,足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场院的地面很平整,也很坚硬。是村里特意为村民们打庄稼而磙压成的。一年四季,空闲三季,却成了我们小伙伴的游乐场。

秋天一到,场院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黄豆垛、高粱垛、谷子垛,还有松软的稻草垛。一垛挨着一垛,像一座座相连的小山。秋风一过稻谷的飘香四溢开来。要是赶上天气睛和,吃过晚饭,我们十几个小朋友一准儿会来到场院,做一种叫藏猫猫的游戏。

有一回,我和几个伙伴和计好了,想捉弄一下带子。我们便一起出手心,只有带子出了手背。带子很生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笑得更加厉害了。趁带子不注意的时候,将砖头扔得老远。带子很不情愿地往前走,边走边回头看我们藏的方向。

我爬上了稻草垛,在上面偎了一个小窝,躺在里面,看着渐黑的天空升起的弯月。我想,这回带子可找不着我了,我先睡上一觉。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周围一片漆黑,月亮的光亮根本照不了多远。我害怕得哆嗦起来,一边想一边哭,要是带子在这该有多好呀。别看带子是女孩子,她比我们男孩子还要胆大。在家干男孩子的活,喂猪、添水、洗衣、做饭,带子样样都比我们男孩子强。我开始有些后悔起来,但我隐隐约约听见远方有人在叫我。是带子,还有我妈,还有带子妈。我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站起来喊:“我在这!我在这!”一不小心,从松软的稻草垛上促流了下来。脸抢在地上了,我不顾疼痛,向着带子的方向奔了过去。那一回要不是带子求情,我早就挨父亲的巴掌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捉弄过带子。要是有谁欺负她的话,我总是挺身而出。可带子总是在家里挨她爹重重的巴掌。后来,我听大人们说,带子没有给家里带来儿子,带子是个“不争气”的丫头,是泼出去的水,没用的。

有时候,爹又打她了,她总是找到我,和我说说心里话。我们俩人就坐在草垛旁,直到天擦黑。我看见带子的眼睛再也没有以前那样清澈透明了,那长长的睫毛下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和恐惧。再后来,和我说话的时间也受到了限制。因为带子还得喂猪,做饭,照看小妹妹,俨然成了一位家庭主妇。回去晚了,又该挨她爹的巴掌了。那时候,我真想替带子狠狠地揍她爹一顿,出出气。可带子总是摇摇头,带子说,那是她爹。我真为带子担心。,

后来,带子家搬走了,消息也就断了。我总是莫名地为带子担心,害怕带子又该受她爹重重的巴掌。有时候我去带子家的旧房看一看,好像能看见带子从里面出来,那清澈的眼睛中不再充满忧郁和恐惧。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