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由粗到细的爱  

2008-07-20 19:31: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小时候,也许是因为太馋的缘故,无论什么样的东西我都敢用嘴尝试尝试。

五岁的一天,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我拿着掌鞋的锥子又一次地塞进了嘴里,父亲见了真的有些害怕了,便追着我要。为了逃避父亲的追赶,我跑到了院子里,一不小心,拌倒了,结果锥尖从我的嘴里插进去,从右后颈部穿出来,锥把儿死死地塞在嘴里。顿时,血从嘴里涌了出来,一时间疼得我哇哇直哭。父亲也急了,因为锥尖带有扁钩儿,父亲拉了拉也没拉动,便抱起我就往村卫生所跑。由于当年的医疗条件差,加之医护人员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样突发事件,又不知如何处置,只好将我送往乡卫生院。后来,我清楚地记得是用钳子将锥尖掐断,才得以把锥子拽出。昏睡了一天一夜的我,第二天一早父亲站在床边,眼睛通红通红的布满血丝,一直在注视着我。看他疲惫的样子肯定是一夜没合眼。见我醒来,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并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

说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几年了。如今我的儿子已经三岁了,并父亲来看管。看得出来父亲的心细程度。他有经验地把家里所有的桌桌角角都用棉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并用透明胶条把不常用的抽屉、柜门都贴了起来,牢牢的。还给儿子定了“三不准”(说是儿子,其实是我们)。其中一条便是“不准碰些锥、剪等利器。”我知道童年的经历父亲一直深感愧疚,那一次刺伤的不仅仅是我,更是可亲可爱的父亲。

 

 

 

新民晚报 三江晚报 哈尔滨铁道报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