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记忆中的娟子  

2008-07-16 19:40: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我是怎么认识你的我自己也记不清了。大概是在学校的运动会上,瘦高的你看上去弱不禁风,但跑起步来却箭步如飞。秀发在后面飘逸的感觉真好。那时候我在想,要是我在你的后面该有多好呀!会看到更多的美丽与动人。又好像是因为我们俩的班级挨着,上下课、有事没事的时候总能走个对头碰,擦肩而过的你又总是秀发飘飘。这怎能让我无动于衷?正值青春年少。还是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你无意地看了我一眼,我又有意地看了你一眼。总是这样的有意无意,你的眼神中是不是有点深情,也许是我自作多情,看走了眼。那时看来,那一眼的的确确是没看够,也不敢多看,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胆呀。就这样自自然然地擦肩而过了,没有生出半点涟渏来。我记得有一次在偷看你背影的那一瞬间,我有脑壳差点被人砸漏。等我回过神来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班主任。他大声地叫道:“干什么呢?”我显得很尴尬,但我并没说什么赶紧进了班级。其实我在心里不服气:有什么了不起的,看看漂亮一点的姑娘你也管!

现在看来那时我真有点“愚顿”,是受了心眼实的影响。因为我来自黑土地,又怎能不沾有黑土地的气息呢。到了黄土地那种“愚顿”越发地显得“鹤立鸡群”了。要是现在,喜欢上人家,炮火就应该猛烈一点。哪怕就是最简单的也能奏效哇。写上一封信或上买上几枝像模像样的玫瑰。可那时,我想都没想出这种办法来,更何况做了。你说我是不是“愚顿”过了头,傻透腔了。没啥好办法,我就是有意地绕着远从你的班级外面走过,而此时的你就坐下墙的里面。其实我们的距离很近很近,只是隔着一堵墙而已。每次都想遇见你,想遇见你的情形会是多好呀!可每次又都是落空。

机会这东西才怪呢。你去找它,它总是置之不理。当你在不经意间,却很轻易地发现了它。那次我在校园里踢足球的时候,球一脚就踢到了你的身上,我跑了过去,羞赧地面对着你,你却很大度地把球还给了我,让我很是感激。然而抱歉的我竟然语无伦次起来。后来我根本也没有心思踢足球,发现你进了图书馆,让我惊喜万分。此后的日子,为了能够每天都能见到你,我便开始一天天的往图书馆跑,也装模作样地看起书来。现在想来真应该感谢你,就是那时让我结实了文学,由此爱上了文学。起初,我的屁股像是长了草,每当看到你聚精会神地看着书的时候,在我的内心深处感觉到一种强有力的差距,是从来未有过的。我强忍着看。可你一走,差距像是抛在了脑后,我便丢了魂似的也跟着你一溜烟地走了。

在我的眼里,你一直很沉稳很神秘,秀发是你的全部。

去图书馆的日子长了,我发现我开始变得沉稳起来,不但屁股上没有草了,能看书了,还能试着写散文和小小说了。尽管很差,但我一直努力地试着写。

屋里的几人家伙说我写的根本不成个数。就像拾不起的烂泥,就像没头的苍蝇乱撞个不停。东一句西一句的。我不服气,是因为他们看不懂,便将那些在他们眼里看来是乱其八糟的东西一同塞进了邮筒。那时我很自信,如果是你看了我写的东西,观点可能会截然相反,想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自信。

大约过了个把月,寄来了我的样刊,居然还有你的。是发表在《兰铁青年》上的小诗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时我是宣传部长,取送这些零活当然是宣传部的事儿。我对校团委书记说:“让我把样刊送去吧!”得到了团委书记的同意,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高兴。因为总算有一个机会和你单独一处了,那是近距离的接触。

晚自习,我敲了敲了你班级的门,叫了你的名字。坐在前排的女生呐闷地喊道:“找谁?”我当然心里很坦然,又大声的重复了你的名字,就像的再熟悉不过的台词一样顺嘴说了出来。没想到在你们班响起了轩然大波。我不怕,因为我有“正经”事找你,我怕什么。你出来的时候秀发依然下垂,身姿婀娜。我只记得我使劲地看了你一眼,那一刻我真的看清了,到现在也一直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瓜子脸,深深的眼窝,黑黑的眼球,天然垂成的秀发,端装而得体。

回到宿舍,拿着我的那本样刊同宿舍的几个开始肆意地调侃,可页码却始终定格在你的那首《带露摇曳》的小诗上。你说“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这是真的吗/我没有爱过/可我为什么竟会这样心痛/怎样才叫翅膀真正死了心/而我已飞过……”话好像写给谁?我不知道。可那首小诗却让我每每空闲时拿出来看个没够。直到毕业的时候,我将那本带有你的小诗的样刊寄回了东北。后来经过了几次搬家,从宿舍搬到了五委,后来从五委又搬回了宿舍,再后来自己有了小屋,又从宿舍搬到了属于自己的天空。后来在我整理书柜的时候,才发现那本印有你和我的小诗的样刊不知道遗失在什么地方了,很可惜。

从我发表了第一首小诗后,激发了我的兴趣。先后又写了几篇小小说刊在了《兰州铁道报》和《兰铁青年》上。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注意到了我的文字,从你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你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注意我了,你那不屑一顾的眼神开始蓄藏着深情,哪怕就那么一瞬间,流露出那么一点点,就让我捕捉得那么准,让我欢愉使我兴奋。

尽管那时我和你接触的机会那么少,但我的心中却升起浩大无比的勇气来。

那是去西宁实习的日子。

西宁的天格外地蓝,西宁的月是分外的明。月亮底下的我终夜没有一丝的困意。写下了有人想着你真好的文字寄回到学校,寄给了你。后来又听说你和你的最好的朋友一起拆开了那封热情洋溢的信件,你居然让你的朋友大胆而大声地念了出来。她是除了你以外第三个人知道关于这封信的内容。也许是我地址不详、笔体不熟,仅有邮戳上印有“西宁”的字样,才让你做出这般事情来,这不能怪你。就这样鬼使神差地阴差阳错了。

按照信上的约定,我们一同去皋兰山。头一天晚上我就准备好了食物,兴奋得睡到半夜再也睡不着了。硬是熬到了天亮,偷偷地爬起来,出了校门一看表,还是提前了两个钟头。索性我就在很少有人晨练的大街上慢慢地行走,绕着曾经没有走过的路段来走,尽管路很长,但始终带着激动。两个钟头的时间的确让我感觉到如此的漫长。走一段路看一下表,走一段路看一下表。那时我在想,时间才是最不懂得什么是“火候”。

等我磨磨蹭蹭到了约定的地点时,没想到你早已站在那里了,也准备了食物,还备了两个雨伞。让我很感动,眼里浸着泪花。我问你什么时候到的。你不吭声,只是莞尔一笑,让我心醉。我鼓起勇气牵着你的手,幸福地向着皋兰山奔去。

一路上你我像熟人一样谈天说地,说到我未知的语言世界里,在你的文学世界里我愧之不如,你却任性地跑到我前面,展示着动人的飘逸、质朴、与大自然融合的最美。我使劲地追上你,把你拉到树林中,仔细地欣赏,在相视的时间里,我打量着你,一直到最动人之处。你说我在“亵渎”你,我问你什么叫亵渎,你不言语。柔柔轻风是你的声音,细密垂柳是你的秀发。这时我才发现皋兰山是最美的,那蓊郁的树,那磷峋的石,是你的长发,是你的深眸,一切的绿,绿的一切,都像你那样地喜人。饿了,地上铺满准备好的食物,开餐;累了,你枕着我的大腿,我枕着大地,就睡。你跟我讲老外的著作,还讲了我很在意的话,说我的文章透着一种悲伤,说我的心胸太狭窄,说我的抱负却很大,夹在胸里是很难受的。我也讲了我的过去和现在,然而你却想弄懂我的未来。我告诉你,这蓊郁的树、这磷峋的石便是。你听了,一种漠视的眼神定格在山路的远处,透出一种淡淡的忧伤。

时间这个老魔头让我体会到了一天的时间还顶不过两个钟头。夕阳西下,你我又回到了各自出发的地方。

梦里我梦见了你,再一次牵着你的手肩并肩地幸福地奔向远方……

我记得我和你一直到最后也没敢肩并肩地公开地在校园里走。

面对毕业你我谁也无法逃避的。站台上的人十分拥挤,让人的呼吸中夹杂着离别的伤悲。然而你却站在站台上旁若无人的亲吻着我的脸,我的唇,吻我的牙床……记不清有多长时间了。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凝固了一般,你偎在我的肩上,我把你搂在怀里,任泪水悄无声息地滚落,落在你的脸上,流到你的唇间……

我看着你顺着站台上奔跑,我挥手向你示意,而你却加快了脚步,直到跑出站台也不停息,渐渐地,慢慢地,你整个婀娜的身影消失在了曾经让我心喜让我若狂让我留恋的土地。那时,我早已泣不成声泪流满腮……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