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发霉的蛋糕  

2008-07-16 19:34: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小的时候家里穷,很难吃上一块蛋糕。母亲也不会花些大头钱买些蛋糕让我过上一把瘾,三餐主食全都是大饼子和苞米馇子。根本不像现在生活的那么好,掉样的吃。大饼子掉过来能是啥?还是硬邦邦的大饼子,吃得我这个愁呀。于是我对母亲说,我嗓子眼儿细,吃不进去。可母亲总是抚摸着我的头,微微一笑就算是对我的褒奖了。

那时吃上一块蛋糕是我最大的奢望,我不止一次地想,要是有人给我家送上一袋蛋糕该有多好呀!不省事的我天天缠着母亲买蛋糕。缠急了,母亲就狠狠地揍我一顿,说嘴馋的孩子没出息,一块蛋糕就把你馋掉牙了,将来还有什么大出息。我不管母亲打在我身上的是什么东西,依旧有种“嘴不解馋死不休”的精神。母亲实在没办法了,就给我制作了一份“水糕”。那是我第一次胜利的果实。母亲把大饼子捏碎了放在碗里,用开水冲开,在放入少许的白糖,一搅就成了。水糕甜丝丝的,非常好吃。不知是怎么了,肚子里的馋虫发作了,每隔一段时间就缠着母亲为我做上一顿水糕解解馋。

记得有一次,母亲为后院的井香介绍对象。井香的对象就送来了两袋蛋糕(槽糕)。我的心像乐开了花一样,又蹦又跳。可井香的对象一走,母亲就把那两袋蛋糕锁了起来,硬是不给我吃。说是等到有客人的时候或是家里有个大事小情来不及做饭的时候再拿出来吃。没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蛋糕就锁在我可以天天看见的柜子里面,我像是透过柜子看见了蛋糕一样,眼巴巴的,可就是够不着。我无时不刻都在惦记着那两袋蛋糕。直到那年秋天,在我极切地恳请下,母亲终于打开了柜子,居然惊呆了。蛋糕上居然长了一层深绿色的茸毛。父亲说还是扔了算了,可母亲说还能吃。我一听能吃还是非常地高兴。母亲把发霉的地方用手揪了揪,然后就用锅蒸了起来。当我接过热气腾腾的蛋糕时,想都没想,迅速地放进了嘴里。果然蛋糕比母亲做的水糕好吃多了。口感细腻,甜甜的,吃在嘴里美在心里。一旁的父亲一直劝说少吃,可我少吃还是吃了大半袋。到了夜里我的肚子有种撕裂的痛,父亲赶紧抱着我把我送到十几里以外的乡卫生所……

第一次吃蛋糕,第一次去乡卫所,第一次打点滴,第一次父亲抱着我走了那么远……这一切都是那发霉的蛋糕……

如今,生活真的好了,蛋糕早已不在是什么新鲜玩意了。我家楼下的百隆市场里卖蛋糕的作坊不下于十几家,一个赛一个地好。什么牛奶糕、蜂蜜糕,种类繁多、形态各异,蛋糕显得非常地松软,油汪汪,金黄黄的,甚是喜人。我可不知怎么的,吃着酷似工艺品的蛋糕,却实在是难以找回十几年前的那种甜蜜的感觉了。

 

 

 

发表于三江晚报 哈尔滨铁道报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