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日志

 
 

吃派饭的叔叔  

2008-07-15 22:05: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宜尧

 

我记不清他叫什么了,只记得他长得方脸、浓眉大眼。1978年,他随工作组来到莲花泡生产大队,宣传党的好政策。可吃饭却成了大问题。队长便把他分到了我家的生产小分队,挨家挨户轮换着吃。那时的他也只有二十左右岁,是县文化局的干事。

我打心眼儿里喜欢他来我家吃派饭。一来我能听到好多新鲜的故事(讲故事前他还为我捂被窝);二来家里的生活也能改善些。他每天都和其他两位不大一样,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坐下来静静地摊开日记本,在上面记下一天的心得。我就挨着他坐,和他一起学习,看得出来他并不反感。有时候,他还帮我查看一下作业。要是写的不对或是发现错别字,他立马指出来,总是轻轻地刮一下我的小鼻子,算做惩罚。我总是很乐意让他刮,并把小脑瓜伸过去。因为一点都不疼,就像柔柔的风拂过面颊一样。当然,我也有讨厌他的时候,他总是在吃饭的时候,趁我不注意,迅速地夹起一筷头,在我面前晃动着,嘴里喊着“肉肉肉”。我急得拼命地叫,可那时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抢先放在嘴里了。看在一旁的父亲还呵呵地笑。母亲一把搂过来说,哪有什么肉,那是叔叔逗你玩呢。可我总是不依不饶,直到他答应在晚上为我讲故事,我才肯“饶”了他。另外他讲故事的时候,满嘴翻飞白沫。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他又该去别人家吃派饭了。我拽着他的手,他却靠近我耳边悄悄地告诉我,过些日子,他还会来的,然后又刮了一下鼻子才走开。

第二次来我家吃派饭的时候已经是夏天了。那段日子,我们一家人的心情很不好,因为爷爷患了病。母亲也不同意我念书了,下来可以帮家里打点一下活计,还可以节省家里的开支,好为爷爷看病。可一旁的他听了,满脸的阴沉,像骤雨前的乌云。淘气的我并没有因为辍学而感动悲伤,因为我们村里有不少和我一样年龄的孩子都辍了学。他却有些急了,涨红了脸,冲着我母亲喊,你懂啥!知识改变命运,国家要有发展,就得靠他们这一代。况且到老了,你也有个指望。母亲像受了打击一样,偷偷地在一旁抹眼泪。也许母亲真的听了他的话。我没有辍学,他却因为这一句话受了处分,组织上让他提前回城了。后来,由于我的成绩优秀,考上了县中学,再后来又考上了大学,分到了城里,有了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可我闲瑕之余总能想起那个浓眉大眼在我家吃派饭、刮我鼻子的青年。

 

发表于《三江晚报》

(未改)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